Logo 50

2017/03/10

-

-



教宗与圣座第七场避静默想:耶稣的死亡令人难堪,却是真实的

◊  

(梵蒂冈电台讯)教宗和圣座各部会神长们3月9日上午在朱利奥·米凯利尼(Giulio Michelini)神父的带领下,进行了第七场避静默想,省思“默西亚的死亡”(玛廿七45-56)。神父邀请在座人士以挚爱的目光注视被钉十字架的基督,在“日常的平凡生活”和“他人的目光”中领悟天主的临在。

《玛窦福音》描述耶稣受死的细节如此“令人费解”,如此残忍。例如: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呼喊令人感到“难堪”,但这的确是“曾经发生的真实事件”。米凯利尼神父的默想以这个细节作为切入点,分析耶稣在十字架上经受被舍弃的感觉。

耶稣在十字架上大声喊说:“厄里、厄里,肋玛撒巴黑塔尼!我的天主,我的天主!祢为什麽舍弃了我?”(参閲:46节)。耶稣这种被舍弃的感觉因在场观望这“残酷戏剧”的人群的不理解而更为强烈。在这些人中,有人说耶稣是在呼唤厄里亚。

“人们认为耶稣所呼唤的‘厄里亚’会是谁呢?当然有可能是那位会回到人间的先知,但他来了又能做什麽呢?把耶稣从十字架上救下来吗?按照对观福音的记载,厄里亚已经来过了。那麽是洗者若翰吗?耶稣在十字架上呼唤的是祂的这位朋友吗?显然这是极大的误解:耶稣没有请求厄里亚来帮忙,也没有请求洗者若翰的帮助;祂大声地呼求天父。但天父却缄默不语。”

米凯利尼神父解释道,天父的缄默是描述耶稣受死事件中“另一个让人费解的因素”。耶稣此时的感受,祂被天父舍弃的感觉是真实的,因为如此“难堪的事”是很难“编造出来”的。耶稣此时呻吟,并不是因为祂感到被天主舍弃,或是因疼痛,而是因为祂身体的气力渐渐衰退。

对耶稣而言,祂受到的“最後酷刑”正是“在十字架上”甚至也不被理解。可是,这个“令人震惊的事件”被误解了。那麽,我们为什麽会误解呢?神父讲述了一个实例。一对夫妻来找他谈话,妻子从丈夫的手机短讯中发现他另有新欢。两人因这通奸事件而深受创伤,阻碍了彼此的了解。

由此可知,耶稣在受难以前还能再三“作出解释”,但在十字架上祂再也无法作出任何解释。

“耶稣甚至不能解释祂正在呼求的是天父,而不是呼唤厄里亚。祂只能做一件事,即依靠圣神,让圣神去解释祂未能让人明白的事。或者,耶稣要等待复活,与祂的门徒们在一起。在《宗徒大事录》的记载中,复活的耶稣与门徒们一起生活了40天,亲自陪伴、帮助他们理解祂曾说过的话。”

此外,神父也对临在於十字架下的妇女们进行了省思。根据圣史玛窦的记述,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也在这些妇女当中。然而,在《若望福音》中,那站在“十字架下”的玛利亚就是“主耶稣的母亲”。

神父解释道,圣史玛窦愿意表明耶稣的母亲就在那里,但以间接的方式来表达,甚至以一种夸张的手法称玛利亚为“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却没有直接称她为“主耶稣的母亲”。这是什麽原因呢?有人解释说,耶稣的母亲玛利亚不再仅是她自己,而耶稣也不再仅是玛利亚的圣子。

在《若望福音》中,玛利亚不仅是耶稣的母亲,也是耶稣爱徒的母亲,因此是教会的母亲。同样,在圣史玛窦记述的耶稣受难史中,玛利亚确实站在十字架下,但她以雅各伯和若瑟,即耶稣兄弟的母亲的身份出现。因此我们可以说,玛利亚在《玛窦福音》中仍是教会的母亲。

米凯利尼神父最後邀请在座人士反省,我们是否因“封闭”或骄傲而不理解别人。我们的不理解并非因为他们说的话“难懂”,而是我们“不愿意去理解”。我们也应设法了解在与别人的沟通中自己是否有“缺点”,如果有就应加以“改善”,在“日常的平凡生活”和“他人的目光”中领悟天主的临在。

inizio pagina

教宗与圣座第六场默想:天主的梦和人对权力的渴望

◊  

(梵蒂冈电台讯)教宗和圣座各部会神长们於3月8日下午在朱利奥·米凯利尼(Giulio Michelini)神父的带领下,进行了四旬期避静的第六场默想,省思课题是:“耶稣在比拉多面前受审和比拉多的妻子”(玛廿七11-26)。

米凯利尼神父首先表明,这场默想的内容是在吉利尼夫妇的协助下写成的。这对夫妻与神父合作多年。神父说,读圣经和诠释圣经并非度奉献生活者和圣经专家的特权,夫妻和家庭也应该在读经和释经方面得到帮助,但迄今为止在教会内还没有真正做到这一点。

关於比拉多在耶稣和巴辣巴之间作出的选择,米凯利尼神父阐明圣史玛窦透过记述这个复杂的选择过程让人看到耶稣宝血使罪得赦免的功效。不过,玛窦讲述的这种神学系统不应使我们忽视那已经可以预料到的极其严重後果的人性层面:两个人当中,只有一个能存活下来。

米凯利尼神父提到斯蒂伦(William Styron)的小说《苏菲的抉择》。这部作品讲述一位年轻的母亲在纳粹军官的逼迫下,必须决定她的两个孩子当中,哪一个得被处死。神父说,不幸的是,多个世纪以来,基督徒认为是犹太人把耶稣置於死地。这种荒谬的指控虽然最终在各个层面被删除,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按照玛窦福音记述的耶稣基督的受难史,甚至是从一个简单的逻辑角度来看,这指控完全不该存在。因为,就如苏菲的情况,她是被迫让自己的女儿去死,要为这可怕的决定负责任的是那个让民众必须作出选择的罗马总督比拉多。

关於默想中省思的第二点,比拉多的妻子,米凯利尼神父读了吉利尼夫妇撰写的内容。他们发现在男性的权力游戏中,司祭长和比拉多之间的同谋被一个细弱的女人的声音打破了。比拉多的妻子只能藉着一个使者把讯息传到比拉多那里去,因为当男人玩他们的政治游戏时,女人是不准接近的。然而,比拉多的妻子大有理由在这些人面前说,“千万不要干涉那义人,耶稣的事,因为我为祂,今天在梦中受了许多苦”(玛廿七19)。

圣史玛窦在耶稣童年的福音中记载了五个梦,另外一个就是比拉多的妻子的梦。这些梦应被视为一个整体,因为我们可称为它们为“天主的梦”,即圣子的得救。透过福音一开始叙述的梦,耶稣逃离了那位想杀害祂的人。若瑟和三位贤士明白该当做什麽;尽管他们非常软弱,但还是把在梦中得到的指示付诸实行,因为根据《米德拉什》説法,梦只是“六十分之一”的预言。相反的,比拉多没有聆听妻子的话,没有聆听梦,他就如黑落德那样,只是对保住权力感兴趣。  

inizio pagina

教宗接受德国《时代》周刊访谈:危机有助於增进信德

◊  

(梵蒂冈电台讯)德国《时代》(Die Zeit)周刊3月8日刊登了教宗方济各的长篇访谈,内容涉及他个人的信德考验、司铎圣召的危机,以及教宗本年度的国际牧灵访问。

《时代》周刊的记者询问教宗,人们对他的期望是否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教宗坦言道:「我不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的人。我是个罪人,是个只能量力而为的普通人。大家切莫用自己的期望来判断我,夸大其辞;切莫忘记将一个人理想化是一种微妙的侵略形式。当有人将我理想化时,我会觉得被侵犯。」

面对他人的批评,教宗并不感到难过。他说:「我当选教宗以来,从未失去过平安。我知道有人不喜欢我的行事作风,但我谅解这一点,思考方式不计其数,这既合情合理又符合人性,这是一份财富。」

针对教宗个人的信德考验,他吐露自己也曾经历「黑暗的时刻」,不明就里的「空洞时刻」。他也曾因自己的罪过而对天主生气,陷入「困境」。然而,上主「更爱罪人」,而且「危机有助於增进信德。缺少危机,信德就无法成长。危机是生活的一部分,不曾在危机中成长的信德通常会显得幼稚」。圣伯多禄也曾经历「险恶的危机」,否认了耶稣,但他依然成了教宗。

那麽,人要如何重获信德呢?教宗强调:「信德是一份恩典,是上主赐给你的恩典。你祈求,上主回应。祂早晚会回应你,不是吗?不过,很多时候你得在危机中等待。」

关於司铎圣召的危机,教宗表明,「这是一个巨大且严重的问题」。在没有司铎的地方,就没有感恩祭;「一个缺少感恩祭的教会,就没有力量:教会举行感恩祭,感恩祭则使教会存在」。教宗指出,司铎圣召的匮乏,源自祈祷的不足。低出生率也是一个问题。此外,青年工作至关紧要,但我们不必诱导他们成为司铎。事实上,筛选圣召也极其重要,因为如果没有真正的圣召,受苦的将是天主子民。

无论如何,让司铎自由选择是否守独身绝非解决圣召短缺的方法。与此同时,教会可以将某些职务委托给「可靠的男人」,但务必阐明他们能为「个别团体」履行这使命。

至於人性本善或是本恶的提问,教宗回答说:「人是天主的肖像,自然是善的,但人因陷入诱惑而受伤,因此是带有伤痕的美善,是软弱的」。「邪恶是另一回事,它更为丑陋」。举例而言,「亚当本身并不坏:他只是软弱,陷入魔鬼的诱惑。最初的邪恶反倒出现在他的儿子加音身上」。加音杀人不是出於软弱,而是出於「吃醋、嫉妒和权力欲,这是战争的邪恶」。今天我们可以在杀人者和军火制造商身上看到同样的邪恶。

教宗最後透露,他今年将访问印度、孟加拉国、哥伦比亚和法蒂玛,并且正在研究埃及之行。他虽然渴望前去南苏丹、两个刚果和俄罗斯,但因种种因素而无法成行。

inizio pagina

托马西总主教:教宗方济各是难民和移民的声音

◊  

(梵蒂冈电台讯)圣座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观察员托马西总主教与美国洛杉矶荣休总主教罗杰·马奥尼(Roger Mahony)枢机近日探访了黎巴嫩、约旦、伊拉克和希腊的难民营。他们在出访前,向教宗方济各告知了这为期10天的访问。访问结束後,托马西总主教於3月9日上午在圣座促进人类整体发展部难民和移民事务处的所在地举行新闻发布会,讲述他们的访问经历。新闻发布会後,总主教向梵蒂冈电台表示:

答:这是一次充满人情味的朝圣之旅,我们看望了叙利亚难民、来自埃塞俄比亚亚和菲律宾的家政服务员、伊拉克难民,尤其是来自尼尼微平原的基督徒。这些会晤体现了两个要点:首先,人类基於战争和暴力来解决问题的错误政策导致严重後果,带来巨大的人类苦难;其次,有很多慷慨的人也乐意提供帮助,表达自己的善意,让这些离乡背井的团体可以继续生活,尽可能少受苦。

问:你们的临在也是教宗方济各和教会前去会晤难民与移民的有形标记。他们对教宗的持续关切有何感想呢?
答:我得说,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当我们以“教宗方济各”的名义与他们共进晚餐时,基督徒、亚兹迪信徒、穆斯林,无论是逊尼派还是什叶派穆斯林,都会给予掌声,或者说:“这是我们需要听到的声音”。我们对这些处於困境的团体说,有一个人在为他们操劳。天主教机构的临在所表达的团结之举好似一个凝聚无数力量的星系,大家在福音的启发下跟随教宗方济各的教导和榜样,努力回应这些人的需求、缓解他们的痛苦。

问:在欧洲以及美洲,有些国家架设隔离墙阻止移民和难民的入境。
答:我们的访问是一则希望的讯息:我们不要害怕我们受苦的弟兄,我们尤其应该深入这些问题的根源!欧盟、美国、其它国家很慷慨,为这些人提供了巨额的人道援助。然而,面对我们所经历的现实,面对这些人的苦难、痛苦,我们应该反省:难道我们已经愚蠢到非要以霸权政治和权力引发这些难民潮,而不以对话和谈判来解决这些问题吗?与其拿救济款来弥补错误政策的恶果,不如明智地使用公职权力,不作出错误的决定,不把暴力当作解决问题的方式。

inizio pagina

耶路撒冷耶稣升天堂遭人纵火,皮扎巴拉总主教称这是勒索行为

◊  

(梵蒂冈电台讯)圣地再次发生破坏文物事件。革则玛尼山耶稣升天堂的入口大门3月8日周二夜间遭到破坏和纵火。关於这起恶劣行为的性质,梵蒂冈电台隔天9日采访了耶路撒冷拉丁礼宗座署理皮扎巴拉总主教。他说:“我们知道肇事者是谁。这是两个家族或许因争夺入场控制权、收取费用而发生的冲突,在冲突中有人纵火。这是我们目前掌握的部分信息,我们正等待警方提供更确切的消息。”

皮扎巴拉总主教指出,这场冲突虽然是间接的宗教冲突,但“抢夺控制权的意图大於反对基督徒。我们所面临的更有可能是勒索案,其中也参杂着各种因素”。

inizio pagina

网址: http://zh.radiovaticana.va/

欢迎您来信与我们联系,来信请用英文书写地址。地址是:

Chinese Programme,
Vatican Radio,
Piazza Pia 3,
00120 VATICAN CITY

电话:+39 06 69883187
传真:+39 06 69883844
电邮:hyjm@vatiradio.va

请转发此电邮新闻,传播福音的讯息,与教宗和教会一起关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