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廣播電台梵蒂岡廣播電台
梵蒂岡廣播電台  

類別


 
 愛德與關懷


  教會


  文化與社會


  梵蒂岡文獻


  大公合一運動


  家庭


  主教會議


  青年


  正義與和平


  政治


  宗教與對話


  科學與倫理


  教宗與聖座


  靈修生活



17- 05- 2004  新聞報導 資料庫  主日彌撒讀經

東南亞通訊

這次的東南亞通訊報導的消息如下:

--亞洲天主教教育工作者稱灌輸道德價值需要校內外合作
--青少年上網成風氣 兩成家庭出現磨擦
--香港首本《馬爾谷福音》中文漫畫版面世
--港臺學術團體 舉辦義和團研討會
--韓國漢城總主教區舉行彌撒聖祭隆重慶祝一百零三位韓國殉道者封聖二十周年紀念
--越南北部道明會修女「秘密」服務半世紀,終獲准公開工作
--菲律賓天主教會傳教士創建Silsilah運動組織,二十年積極致力於國內南部地區祈禱、寬 恕與和解的宗教對話活動
--印尼東部安汶主教感謝伊斯蘭教徒在暴亂期間協助基督徒
--一位令人欽敬的傳教士 - 姚宗鑑蒙席 (作者:朱秉欣)
*******

亞洲天主教教育工作者稱灌輸道德價值需要校內外合作
(天亞社科倫坡訊)亞洲的天主教教育工作者認為,老師教導兒童道德價值的同時,家長的參與和合作非常重要。

有六個亞洲國家逾百人參加在斯里蘭卡科倫坡舉行的大會。主講者指出,家庭是孩子學習包容和助人習性的天然環境。安日洛.阿斯特加諾(Angel Astrogano)神父說,教育工作者若要在學校成功推廣和平教育,家長必須在家中推動溝通、交談、諒解及互相尊重。

天主教教育國際辦事處秘書長阿斯特加諾神父,向來自巴基斯坦、印度、印尼、菲律賓、斯里蘭卡、台灣及泰國的教育工作者發表演說。他的辦事處設於布魯塞爾,是聖座承認代表全球天主教教育界的非政府組織。是次大會由該辦事處主辦,於三月廿七至廿九日舉行,主題為「朝向和平文化的教育,與學校、宗教、國家及民間社會建立夥伴關係」。

斯國默文.費爾南多(Mervyn Fernando)神父說,若天主教學校以「真正意義」──全人發展──推廣教育,必須要有家長參與孩子的教育。

他是教會主辦的蘇博迪整全教育學院的主任。他闡明家長必須參與學校的計劃及活動。他續說,教會學校需有周詳的計畫,推動家長與教師合作,成為導師。

善牧會無玷.德阿爾維斯(Immaculate de Alwis)修女指出,應在孩子年幼時開始灌輸團結、友愛、自由、民主、人性尊嚴、包容及分享等價值觀。但孩子很多時要到學校的環境中才學會化解衝突,及在尊重人性尊嚴的精神下學習締造和平的藝術。

該名斯國修女說,家長更需要和老師保持密切聯絡,以確保在學校所教導的價值不會在家中被否定。她在科倫坡開設「歡迎屋舍」協助面對危機的婦女。

台灣天主教輔仁大學社會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雷敦龢(Edmund Ryden)神父觀察到宗教在培育價值觀上,不分長幼,都是重要的一環。若宗教要在建構和平的價值及和平的生活上肩負關鍵角色,就必須被帶進所有的行動當中,超越忠信、偏見和傳統。

他指出,歷史時常將宗教描繪成分歧,故建議教育工作者確認宗教間的差別,致力建立共同立場和合作。他說,宗教能透過謙遜地一起關注人性和社會問題,從而建立和平。

斯里蘭卡國立教育學院主任威弗.佩雷拉(Wilfred Perera)指出,天主教學校的基本目標就是帶出「情感中的智慧,關顧家庭,在社區中分享,在街道中見到文明,在社會中達致和諧。」這樣的話和平當然會實現。

原教廷駐斯里蘭卡大使葉勝男總主教致開幕辭,強調閉門造車的時代已過去,今天地球一體化要求人民的眼光超越國家或地域界限。葉總主教四月底獲調派出任教廷駐突尼斯大使。

大會由天主教教育國際辦事處區域副主席、菲律賓的盧德列.薩拉薩爾(Roderick Salazar)神父組織,區域秘書、泰國蒙特福特會的維西.西維猜達那(Visith Srivichairatana)修士及該辦事處的斯里蘭卡全國協調員若望.佩雷拉(Ivan Perera)神父協助。

青少年上網成風氣 兩成家庭出現磨擦
(香港公教報訊)調查發現兩成半受訪青少年平均每天使用互聯網逾四小時,兩成家庭因子女上網出現磨擦;學者建議父母子女就上網情況訂下規條,增進家庭的溝通。

因應青少年上網情況日趨普遍,以及不少父母因子女沉迷上網感困擾而向機構求助,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去年十月至今年二月期間,以問卷調查方式成功訪問十間中學及七間小學的九百八十八名小五至中二的學生,瞭解青少年上網的習慣及所產生的影響。明愛五月八日在記者會中發布調查結果。

調查發現,近四分一受訪者青少年,平均每天上網超過四小時,有近一成受訪者更超過九小時,其餘人每天上網四小時以下。此外,少部分青少年上網時會瀏覽色情網頁(約百分之五)及賭博(約百分之四),沉迷上網亦衍生與父母、情緒、社交之間的問題出現,機構指有關情況令人憂慮。

明愛社工服務學校社工彭志聰稱,青少年上網行為值得關注,因為他們每天放學後只仍有六至七小時空間,長時間上網非常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習慣。調查發現,逾一成受訪者表示因上網而欠交功課;逾一成受訪者寧願上網也不想與家人一起;兩成家庭因子女上網出現磨擦,子女因上網而遭父母責備。

是次調查發現,青少年上網的主要用途有近一半是下載歌曲、遊戲或電腦程式,其次才是玩網絡遊戲及玩ICQ,約佔四成半。彭志聰稱,曾觀看色情網站及參與網上賭博的初中生各佔一成;曾看過色情網站和參與網上賭博的小學生亦逾百分之五。

對於上網超過九小時青少年,有份參與調查的中文大學社工系副教授倪錫欽稱,這情況會影響到青少年健康,令他們更常出現情緒病如焦慮、抑鬱。倪博士舉出沉迷上網者不同的身體病癥如頭暈、體力差、氣喘等,長期的病癥如睡眠差等。

倪博士說,約兩成多受訪者屬「迷網型」,即過份沉迷依賴網上活動,嚴重影響正常的休息、學習以及朋輩關係受到嚴重影響。他提議,家長可以先瞭解上網的用途,或嘗試與子女一起上網,在上網前與子女訂下規條,例如定出每天的上網時間,有助與子女建立良好的溝通。(高)

明愛五月十日至六月四日開設專線,協助處理青少年沉迷上網事宜。

香港首本《馬爾谷福音》中文漫畫版面世
(天亞社香港訊)香港慈幼會辦的出版社發行首本《馬爾谷福音中文漫畫版》,並以一個虛構的神父角色在漫畫分段之間作神學闡釋。

香港《良友之聲出版社》執行編輯岑瑞萍向天亞社表示,這本附有神學注釋的中文漫畫版《福音》是全球第一本。

這本四百頁的精裝漫畫書自四月初開始在堂區、教會學校及書店發售,售價為三百港元(約卅八美元),學生和教友可以特價一百八十港元購買。第一版發行約五萬冊。

岑氏解釋,出版社選擇《馬爾谷福音》是因它較其他三本《福音》簡短,非基督徒會較易明白。她續說:「我們希望非基督徒能容易地明白耶穌的道理,故透過一個虛構的神父角色,在漫畫裡解釋有關章節的意義和訊息。」

這個穿著黑色長袍及架上眼鏡的角色「陳神父」,在漫畫分段中出現,並經常在他要解釋的《福音》故事中出現。

《良友之聲》社長梁幹潮神父對天亞社說,出版這本漫畫的目的是要幫助年青人瞭解《福音》的訊息及話語所蘊涵的神學意義。他指出,漫畫在本地青少年之間非常流行。

這位慈幼會士說,其他地方曾將《聖經》部分內容或故事改編成漫畫,但據他所知應該還沒有像這本編繪整本《福音》為漫畫書。

岑瑞萍說,八名成員組成的工作小組花了六年時間完成這本書,不過大部分時間是用在找尋合適的漫畫家,以繪畫配合神學注釋的漫畫。她說:「我們曾試用幾位漫畫家,但他們的作品未如理想,其實我們找到合適人選後,繪畫過程祇用了兩年時間。」

她又感謝慈幼會中華會省會長韓大輝神父及會士斐林豐(Lanfranco Fedrigotti)神父為漫畫作神學注釋。她說,兩位神學家亦提供資料使漫畫更具真實感,例如據當時的文化,耶穌最後晚餐中所用的杯、宗徒坐席位置、餐桌形狀等應該如何都有考究,務求盡量接近史實。

她表示,本地一些與大陸政府有關的書店拒絕銷售這本漫畫書,因為畫冊的前言是由香港教區陳日君主教撰寫,並附有他的照片。陳主教一向敢言批評本地政府及中國政府的政策,特別是有關宗教及中國教會方面。

岑瑞萍表示,由於在大陸發行書籍的程式複雜,《良友之聲》未有計劃把畫冊在內地發售。

她指出,漫畫《馬爾谷福音》在四月初推出的時候,恰巧電影《耶穌受難記》(或譯《受難曲》)在本地上映,一些書店如「頁一堂」把該書擺放在當眼之處銷售。

不過,本港一間與大陸當局有關書店的市場業務員五月十二日向天亞社表示,他未有聽聞這本漫畫書,亦不認為拒絕銷售畫冊與陳主教的照片有關。

港臺學術團體 舉辦義和團研討會
(香港公教報訊)座落香港和台灣的三個學術團體六月合辦研討會,邀請各地學者發表對義和團運動與中國基督宗教的研究論文。

由聖神研究中心、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主辦,臺北輔仁大學天主教史料研究中心協辦的「義和團運動與中國基督宗教國際學術研討會」,將於六月十日至十一日假臺北、六月十四日假香港舉行。

大會邀請兩岸及海外學者發表研究論文,聖神研究中心研究員譚永亮神父四月二十九日向本報表示,預計中心會有柯毅霖神父、林瑞琪以及他本人等研究員出席,其他公教學者則包括輔大天主教史料研究中心主任陳方中博士。

會議主題將圍繞義和團對基督宗教的影響,聖神研究中心研究員林瑞祺透露,在論文中會採用中國實地調查資料,分析義和團對中國天主教會發展的影響。

譚神父稱,國內學者對義和團事件的分析角度與港、台及海外學者不同,他引述美國歷史學者科恩(Paul A. Cohen)的著作(History in the Three Keys: the boxers as event, experience and myth)指出,部份現代學者受義和團這「神話」所影響,對運動表示認同。

據瞭解,學術界過去對義和團的研究包括從天主教教會、國內官方、國內學界以及現代學者多元化分析等角度出發。

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稱,義和團運動研究是中國近代歷史學者的關注課題,隨著各種中、外史料的開發,學者研究成果亦日新月異。中心希望藉研討發掘更多的史料、融合更多元的觀點,從而推進這方面的研究工作。

另外,主辦單位指出,國內研究對掌握外文史料仍有限制,希望藉研討會提出對義和團運動與基督宗教研究的多元觀點。

義和團事件發生在一九○○年,當時北京及部份地區的聖堂遭破壞,大批傳教士及教徒遇害。對於天主教會在華的傳教事業,有部份國內學者把它定為帝國主義的侵略。

事實上,十九世紀末中國時有發生涉及傳教士、有關文化衝突等問題而起的「教案」。一些歷史學者指出,義和團成員獲部份滿清官員支持,當時國內因不平等條約而起的仇外情緒亦轉到教會身上,某程度引起了該次義和團事件。

韓國漢城總主教區舉行彌撒聖祭隆重慶祝一百零三位韓國殉道者封聖二十周年紀念
(信仰社漢城訊)二十年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親自前往韓國首都漢城,主持了103位韓國殉道者的封聖大典。為了紀念這一韓國天主教會歷史上的盛事,五月一日,首都漢城總主教區總主教尼古拉斯鄭蒙席在韓國Jeoldusan殉道者聖地主持了彌撒聖祭,紀念殉道者封聖二十周年。漢城總主教區前總主教,榮休的金壽宦樞機;以及漢城現任三位輔理主教、眾多教區司鐸、修會會士和八千多名教友出席了禮儀。

鄭總主教在彌撒聖祭證道中指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漢城體育館主持103位韓國殉道者的封聖禮儀,是首次在梵蒂岡之外舉行的封聖典禮。對我們來說這是一次載入史冊的重大事件,使我們深受鼓舞。此外,這還是一次一百多位殉道者同時封聖的重大禮儀。"

總主教在講道中接著表示:"如同殉道者們一樣,我們也可以成為名副其實的天主見證、在不同中恪守我們的信德。"這一盛事召喚基督信徒們"主動地背負起十字架去光榮天主"。

在彌撒聖祭中,韓國天主教徒們為韓國教會不斷在殉道者精神的激勵下,在全國人民中開展福傳;振興"見證的教會";將傳教的果實帶給普世萬民,做世上的光和鹽而祈禱。

在彌撒聖祭結束後,在場人士共同頌念玫瑰經,祈求韓國和普世教會真福及聖人們的代禱。同時,藝術家們以表演的方式,充分展示了韓國教會歷史上的首位司鐸,一八四六年致命、一九八四年封聖的殉道聖人Andrew Kim Tae-Gon的生平。

越南北部道明會修女「秘密」服務半世紀,終獲准公開工作
(天亞社越南太平訊)位於越南北部沿海的太平教區百多位道明會修女,現獲政府與教廷許可正式成立,可穿上修女裝束,公開進行牧靈工作。

五月初,道明女修會會長范氏金德(Pham Thi Kim Duc)修女向天亞社說,修會獲確立的法定地位,讓修女們感到「非常高興並感謝天主。」

其實,梵蒂岡萬民福音傳播部早於二零零一年批示該修會成立,但越南政府在二零零三年才准予成立。太平教區阮文創(Nguyen Van Sang)主教遂於今年三月廿五日在其教區簽署法令,確立「太平道明女修會」在教區的地位。

五十六歲的范修女稱,阮主教早於九十年代初,已向教廷及政府雙方呈交申請。現今修女可以穿著會衣,名正言順地在教區工作,「再不用像以往般秘密工作而感到恐懼。」

教區將於今年八月廿二日,舉行大禮彌撒,慶祝修會主保童貞母后日,同時亦為新的總會院舉行啟用禮。屆時,廿位初學生將矢發初願,她們的培育由三位教區神父協助。

總會院是太平省同和村教區小修院原址,佔地五百平方米,也會為四十位修女、初學生和望會生提供住所。會院耗資五億盾(三萬二千九百美元),由教區、本地及海外教友籌措。

范修女表示,修會有六十位發願修女、二十位初學生及八十五位望會生,她們均具高中程度,分佈於太平及興安兩省的十一所會院。

道明會的修女興高采烈地向天亞社說,雖然尚未獲准開辦貧民診所或日間托兒所,但已可以穿著會衣,公開舉辦培訓課程和傳道已經很高興。陳氏沙姍(Tran Thi Xa She)修女表示,修會期望開辦這些設施,但政府仍未批准。

但她道:「修女現今可以在總會院上課,不用遠赴南部接受培育或發願,省回不少時間和金錢。」

范修女說,自九零年起,教會暗中派遣修女南下接受培育或發願,每年約需三千萬盾。

她回想五十年來的困境時表示,自從共產黨控制了北部,修女都不准住在修院,所以每當公安人員出現,她們便得躲藏起來,有時在草堆內、有時在果園、池塘,甚至家畜的糞肥堆中。有些修女給拘留數天,然後遣返回家。

她續說,政府還把充公部分會院,改為學校或貯存農穫的貨倉。今天,修女種植稻米,飼養禽畜,還從事傳統醫術,自給自足。

據一九三九年教會資料,太平教區道明女修會曾是個很有規模的團體,有二百八十位發願修女。但五四年法國殖民政府失據越南北部菜州省奠邊府後,越南一分為二,北面由社會主義政權控制,南部則由美國支援,數以十萬計的天主教徒南逃,當中不少是神職人員和修會會士。至一九六四年,太平教區的十三所道明會院,大部分已荒廢,祇剩廿六位修女。

菲律賓天主教會傳教士創建Silsilah運動組織,二十年積極致力於國內南部地區祈禱、寬恕與和解的宗教對話活動
(信仰社三寶顏訊)菲律賓南部的棉蘭老島是一個擁有五百萬穆斯林人口的地區,也是國內少數民族穆斯林信徒集中的地區。二十年前,根據地方特殊的民族宗教狀況,天主教會傳教士,宗座外方傳教會會士塞巴斯蒂亞諾·達安布拉神父創立了一個專門致力於伊斯蘭-基督信仰對話活動的組織Silsilah(意為紐帶)運動。迄今為止,他們為地方和平與和解進程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可是在當時,這幾乎是一個幾近瘋狂?烏托邦式舉動。

達安布拉神父還與一些穆斯林共同在棉蘭老島首府三寶顏郊外,創建了"和諧村"。在這堙A基督信仰和穆斯林家庭、宗教人士和平信徒共同生活在一起,和睦相處。

這一團體的主要任務是積極從事和推動伊斯蘭-基督信仰的宗教對話活動;通過生活的具體見證,傳播 平與寬容的精神。Silsilah運動及其所屬的文化機構,已經成了今天定期在"和諧村"生活一段時間,體驗和感受宗教寬容共存精神的棉蘭老島青年、大學生、家庭交流的中心。並由此而幫助他們充分認識到了什麼是對話、如何開展對話、哪些是伊斯蘭與基督信仰的共同點;如何建立相互尊重、接納的關係、發掘社會與宗教和諧的意義及益處。

五月九日,Silsilah運動隆重舉行了成立二十周年的慶祝活動。在二十年的歲月中,這一運動組織也經歷了艱難和危機的時刻;有時甚至對自身的存在產生了疑問。例如,當Silsilah運動的核心力量,宗座外方傳教會傳教士薩爾瓦多·卡澤達神父于一九九二年遭到伊斯蘭極端勢力分子殺害後,這一組織經歷了十分艱難的時期。但是,達安布拉神父從沒有退縮過,他堅定不移地恪守"和諧村"的信條"鼓起勇氣來,前進"。

達安布拉神父告訴本社記者:"我們的秘密就是對天主的堅定信念。我們堅信祈禱、寬恕、和解、希望及天主恩寵的力量。此外,我們得到了許許多多鼓勵我們繼續謀求和平對話道路、建設團結與和平大廈的各界友人的熱情支持,他們的鼓勵就是我們的動力。今天,我們非常高興能夠在此見證Silsilah運動在二十年來所取得的輝煌成就。但同時,我們也清醒地認識到,擺在我們面前的道路是漫長和曲折的。"

在Silsilah運動成立二十周年紀念活動上,菲律賓籍導演馬利露·迪亞茲·阿巴亞推出了長達四十五分鐘的紀錄片"致力於天主和平的對話運動組織Silsilah"。紀錄片詳細記載了二十年來,Silsilah運動所走過的道路、他們的精神宗旨和所開展的各種活動。二十年來,三千多名菲律賓年積極追隨了Silsilah運動的道路。許多人還將伊斯蘭-基督信仰的對話活動帶到了國內各個教區,甚至世界其他國家。

Silsilah運動積極活躍在棉蘭老島的最南部,穆斯林信徒人數最多;而且歷來是反政府力量的武裝遊擊隊摩洛伊斯蘭解放陣線最為囂張的地區。三寶顏俯瞰伊斯蘭恐怖遊擊隊阿布薩耶夫組織的地蘇祿群島。近年來,阿布薩耶夫遊擊隊製造了多起恐怖襲擊和綁架事件。一些分析家們認為,他們與基地組織有著密切的聯繫。

印尼東部安汶主教感謝伊斯蘭教徒在暴亂期間協助基督徒
(天亞社雅加達訊)印尼東部安汶最近發生的暴亂期間,當地伊斯蘭教徒協助基督徒躲避襲擊。

安汶教區伯多祿.卡尼修斯.曼達吉(Petrus Canisius Mandagi)主教五月七日與印尼伊斯蘭學者議會秘書長丁.沙姆蘇丁(Din Syamsuddin)在《印尼電視台》廣播中,談及這次件事,節目由雅加達現場轉播全國。

安汶在四月廿五日起發生持續五天的暴亂。主教感謝伊斯蘭教徒在這段期間阻止挑釁行為發生,並發揮團結精神。安汶是馬魯古省會,在雅加達東北二千三百四十公里。

這些添加了宗教對立色彩的衝突事件,造成最少卅八人喪生、二百人受傷。它們是由一次對峙事件引發,以基督徒為主的組織支持者,高舉被禁止的南馬魯古獨立運動旗幟,與以伊斯蘭教徒為主的印尼「捍衛者」對峙。

這位聖母聖心會士主教提及在安汶港發生的某個特殊例子,一些基督徒從巴布亞乘船抵達後,就受到襲擊。伊斯蘭教徒乘客為了拯救一名天主教女童的乘客,就替她披上伊斯蘭女教徒所配戴的頭巾。主教認為,這種「互相幫助」證明衝突並非宗教之間的問題。

其他天主教徒乘客向天亞社談及伊斯蘭教徒協助他們的類似例子。

彬堂.西洪賓(Bintang Sihombing)表示,當他離船上岸,一批男子在等候室正將基督徒和伊斯蘭教徒分隔開來。他的兩名朋友出示他們的身分證後,就受到一些高喊「殺!他是天主教!」的男子襲擊。

西洪賓設法逃到港口警局。他說:「員警叫我躲到一張桌子下麵,我在那裡發現另一名基督徒。當時我們不知所措,祇好祈禱。」

另一名教友塞西利亞.卡瓦略(Sesilia Carvallo)沒有帶同行李,就逃離等候室。她回憶說,一名港口工人給她穿上他的外套,並叫她走路時要鎮定,若被問到,就表示自己是伊斯蘭教徒。她說,那名男子起初提議她躲在他的房子,但其後卻表示害怕,因而把她送到保安站。她在那裡逗留了一個晚上,在一名軍官的家裡再逗留了兩天,才被送到用作難民中心的安汶教區牧民中心。

在電視節目中,曼達吉主教把這些事件形容為宗教之間和諧關係的例子,「不光是說,還見諸行動。」

沙姆蘇丁也認為這種衝突並非因宗教而起,並回憶他在安汶曾與當地伊斯蘭教徒一起參與聖誕慶祝活動。他說:「因此,新近發生的衝突必定是由於其他人煽動。」

主持人追問誰是煽動者。他沒有回答,主教則表示,挑釁者是來自「一個非常強大的第三者,他們愛權力多於人性。為何這批人比保安官員、軍隊及員警更為強大?」

六名觀眾參加了討論,當中有住在巴布亞的安汶人瓦蒂梅納(Watimena)。他暗示馬魯古可能已成為外來挑釁者的「一個陰謀」。

主教向天亞社說:「我們可藉著一起展開準備充分的對話來建立手足情誼,阻止衝突。」

馬魯古的基督徒與伊斯蘭教徒的衝突始於一九九九年,在二零零二年二月份的和平協議簽署前,這些衝突已導致逾五千人死亡,數以十萬計人逃離家園。

一位令人欽敬的傳教士 - 姚宗鑑蒙席 (作者:朱秉欣)
(臺灣教友生活週刊訊)姚宗鑑蒙席來台以後,似乎一直在臺灣的最北端基隆,從事他的傳教工作。筆者與蒙席見面的機會不多,有關他的生平事蹟知道的很少。約在二十年前,蒙席帶M七位天主教醫院院長共同簽名的申請書,來拜見輔大校長羅 光總主教;希望輔大增設醫學院,目的是有計劃地培養重視醫學倫理的醫生、護士。當時,蒙席為耕莘醫院院長。因筆者正任輔大教務長,故蒙校長召見共商大計。羅校長的第一個反應是:創辦醫學院需要龐大經費,輔大由三單位合作,中國聖職單位經濟拮据,另創新院可行性不大。時隔不久,蒙席再來輔大,表示輔大醫學院教學大樓之建築經費可由全台天主教醫院聯合支援。在這慷慨的承諾下,羅校長便於輔大董事會提案討論:輔大可否向教育部申請增設醫學院?董事們雖然意見分歧,最後還是通過決議,讓輔大試向教育部提出申請。

當時台灣的醫師公會早已認為台灣的醫生太多,向衛生署、教育部加壓,不准再有任何大學增設醫學院。一拖三、四年,最後教育部採折衷辦法,同意輔大增設醫學院,但祇准先設護理以及公共衛生學系。教育部開特例,准以兩系設院,醫學系除外。當時天主教徒趙金祁教授任教育部次長,發揮了很大功能。

醫學院獲准成立,翌年便開始招生一百名,借藝術學院地下室上課。姚蒙席原承諾為興建醫學院大樓之經費,已因拖延四、五年而用於他處。其他天主教醫院僅臺北耕莘及羅東聖母醫院書面承諾,各捐贈四千萬元。姚蒙席自己率先支付壹仟萬元並捐贈土地兩筆。其中一筆面積三百多坪,經由筆者交換成六千萬元。前臺中主教蔡文興雖已退休回美亦曾支援近千萬元。醫學院七層大廈就此順利動工,兩年後完成。建築經費共支約壹億H仟萬元。新廈落成祝聖開幕日,另有虔誠基督教徒宗卓章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宗成志夫婦捐贈台幣壹億元。輔大醫學院大樓順利完成,未向校方支取分文,未曾欠債反有盈餘,一切由上主恩賜。耕莘與聖母兩醫院前者捐贈了九百萬元,後者一百萬元即告終止。第三年,醫學院增設心理復健學系。此後,衛生署長、教育部長數度調遷,輔大因未按教育部要求興建附設醫院;十年之後才獲增設醫學系之許可。輔大醫學院之成立,完全由姚宗鑑蒙席提出構想、大力協助募款、慷慨解囊支援。姚蒙席名符其實為輔大創辦醫學院的大功臣。沒有他,誰也不敢想,更沒有人敢做。曾有媒體報導:輔大增設醫學院是當時朱教務長的堅持。這實在是過度誇獎,教務長祇是執行校長交代任務,倘輔大董事會未曾通過,連羅 光校長也無能為力。輔大附設醫院已經破土,最後未能動工便是明證。

在輔大醫學院創辦期間,筆者逐漸得知姚蒙席來自浙江寧波教區,來台途中曾因國軍懷疑而遭扣押。抵台時,衣衫襤褸冷得發抖。隻身來台赤手空拳,蒙席先於基隆租用民房度日,以後創辦幼稚園、興建聖心堂,再設聖心小學、聖心高中,師生人數日增。年逾花甲,兼任中、小學校長、本堂司鐸、臺北總教區副主教、耕莘醫院院長。任職期間,他舉債擴建耕莘醫院十層大廈、增設病床;使醫院擴大服務社區改善經濟。年近古稀,罹患癌症,經數度化療,頭髮全禿。抱病期間仍不斷為多項任務,勞心勞力奉獻心血。

全台大、中、小學將近五十,其中絕大多數由國際或本國籍修會斥資創辦。姚蒙席逃難來台孑然一身,竟能獨創幼稚園、小學、中學甚致大學醫學院。假如中共政權許可,蒙席早已如育達商職、醒悟商專等校校長,在大陸創辦大學。由於中國政府不讓任何宗教團體介入教育事業,姚蒙席便在家鄉及其他地區,大力協助當地教會重建聖堂、重振教會事業。

輔大醫學院成立已經十又四年,在此期間,姚蒙席的嚴重癌症竟不羽而飛完全消失,化療脫落的頭髮又全部恢復,豈非奇蹟?完成輔大工程之後,蒙席又千方百計協助耕莘護校升格為耕莘護專。護校升格校地面積必須五甲以上,為達成此一目標,姚蒙席將原已捐贈輔大醫學院的兩筆土地之一,總面積五點四甲改贈給耕莘護校。現在耕莘順利升級為護專,姚蒙席對天主教高等教育事業又多了一大貢獻。依筆者估計,姚蒙席高壽應於八十五左右,但他仍身兼數職。

憑他赤手空拳不斷創業之外,他從不忽略福傳事業。每年聖週,蒙席親自陪同他手創的基隆聖心中、小學全體教友老師,參加常年退省,領受和好聖事並參與彌撒聖祭。校園中,處處佈置M宗教藝術,營造宗教氣氛。來台五十多年間,姚蒙席單憑他一己努力創辦如此大業,真令許多人感到望塵莫及。

羅馬教廷為讚賞他對臺北總教區的福傳工作、醫療服務以及自幼教至高等教育事業的貢獻,曾頒特殊獎狀勳章由教廷在台代辦於教廷大使儦{發。筆者有幸應邀觀禮,姚蒙席操流利的拉丁語致謝詞。最令人感動的是他引用了聖保祿使徒所說的:Vivo jam non ego, vivit vero in me Christus ( 我活,已不是我活,而是基督在我身上活M)。姚蒙席精明能幹,有魄力富創意,一生榮主救人,一心奉獻犧牲。他未加入修會沒有矢發神貧聖願,但他將一生積蓄全部捐獻於教會事業。

台灣約有十四位主教、七百位神父,假如七分之一,一百位神父都能像姚蒙席那樣,為教會創辦那麼多的事業,台灣的天主教會必有另一番蓬勃的氣象。中國大陸十三億人口是台灣人口的五十六倍。倘依這個數字推算,大陸需要的主教是八百多位,神父是三萬九千多位。讓我們伏求聖神降臨,賞賜台灣的傳教士們有更多姚蒙席的奉獻與服務精神。


收聽節目


直播


隨選即聽


Professional audio for rebroadcasting


教宗聲音


三鐘經

教宗接見


上一頁  上一頁
首頁  首頁
向編輯部投書  向編輯部投書
top
top
All the contents on this site are copyrighted . Webmaster / Credits / Legal Conditions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