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廣播電台梵蒂岡廣播電台
梵蒂岡廣播電台  

類別


 
 愛德與關懷


  教會


  文化與社會


  梵蒂岡文獻


  大公合一運動


  家庭


  主教會議


  青年


  正義與和平


  政治


  宗教與對話


  科學與倫理


  教宗與聖座


  靈修生活




和平日文告〈1987

  發展與團結─和平之雙鑰〈一九八七年〉

一、向全人類的呼籲

  前任教宗保祿六世於一九六七年元旦,向所有善心人士呼籲,以「和平決定人類的發展和前途」〈AAS59,1967,P.1098〉作為希望及允諾,以慶祝世界和平日。二十年後,我向全人類重覆這個呼籲。我請大家與我一齊反省和平並慶祝和平。在當前人類種種困境中慶祝和平,就是要顯示我們對人性的信念。
  基於此一信念,我向所有的人呼籲,也深信我們一致認為和平是人類共同的願望。所有懷著這種願望的人因而同心合力,使每個人都獲享和平的目標,得以達成。
  今年這文告主題的靈感是來自我對人性的深信不疑:我們是一家人,生於現世,我們就屬於同一真源。這種一體性亦能見諸於不同的種族、文化、語言與歷史。我們應體認人類一家的「基本團結」,作為在世上共同生活的主要條件。
  一九八七年是「民族發展通諭」〈Populorum progressio〉發表二十週年紀念。這著名的通諭是教宗保祿六世為支持人類整體發展之一致行動所做的鄭重呼籲。他的名言:「和平的新名詞是發展」〈民族發展通諭 76,87〉,指出我們尋求和平的鑰匙。若男女老幼活得沒有充分的人類尊嚴,真正的和平能存在嗎?當社會的、經濟的、政治的關係,常能因某一集團或國家的利益而犧牲別人,若世界被這種關係所支配,會有長久的和平嗎?我們皆有同等的尊嚴;我們同是以天主父的肖像而塑造,因而我們是平等的。若對此真理無確切的認識,真正的和平能建立嗎?

二、團結的反省

  這篇第二十屆世界和平日的文告,與我去年以「南北部、東西方:只有一種和平」為主題所發表的文告,有密切的關係。在那一篇文告中我提到:「......『承認人類家庭是一個』的呼籲,為我們的生活和我們對和平的承諾,有很實際的影響。......這表示我們要致力於新的關切......新的關係,大家的社會關切。」〈一九八五年,教宗和平日文告第四節〉
  對人類一家的社會關切的體認,帶來了建立大同世界的責任,因人類天賦若干基本而不可剝奪的人權,所以這種體認意味著我們應毫無例外,且有效提昇全人類的平等尊嚴。這涉及我們個人生活的各方面,同時也涉及我們的家庭生活、我們所居住的社區及世界的生活。團結能使我們合而為一;一旦我們真正瞭解「眾人皆兄弟」,我們就能以團結的觀點來修正我們的生活態度。世界基本目標是和平,對於所有與這目標有關的人而言,這種瞭解與態度更為真切。
  在我們的一生中,總有一些時候或某些事件使我們感受到四海之內皆兄弟。當第一次從太空看到我們的世界,對我們地球無限美好及脆弱的了解有了明顯的改變。藉助太空探險的成功,我們發現「人類共同資產」一詞必須由此時賦予新的意義。我們愈能彼此分享人類藝術與文化的財富,我們就愈能發現更多人性的共同點。尤其是年輕人,更藉國際或區域的運動或類似的活動,加深了對四海皆兄弟的認識。

三、實行

  同時,近年來我們常有機會如兄弟姊妹般對那些受害於天災、戰爭和飢荒的人伸出援手。我們顯示了共同的願望,就是超越政治、地理和觀念上的界限,去幫助這些人類大家庭中較不幸的人。持續發生於非洲沙哈拉沙漠以南的悲慘遭遇,引發了這種人類共濟的具體行動,雖然他們的苦難還沒有完全結束。而我在一九八六年頒授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國際和平獎給泰國天主教緊急救難中心〈COERR 〉,其目的之一是為促使世人注意被迫離家者貧窮的苦境。其次是表揚天主教和其他類似組織對於無家可歸者之援救所發揮的合作精神。是的,人性對他人的痛楚的反應極其慷慨。從這些反應中,我們感覺到社會上的同舟共濟、團結解難的共識正逐漸成長。此一共識以言語及行動說明:我們是一體,我們必須體認這一體性,以及一體性乃所有人類或國家共同利益的要素。
  以上的例子證明了我們可以在許多方面合作,為人類謀幸福。然而,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多。我們應該採納一個基本的態度去面對人類和人際間的關係。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出:全人類的團結就是和平的關鍵。一切促進人類幸福的計劃,都是實現團結的步驟。同情和愛心促使我們幫助受苦的人,也把我們的一體性推進了一個新境界。但進一步的挑戰是建立人類一家的社會關切態度,以此態度去面對所有社會和政治情況。
  聯合國把一九八七年定為國際難民庇護年,藉此項行動喚起大家關心並支持濟助那些連最基本生存環境都被剝奪的無數家庭。

四、和平的障礙

  很不幸,阻礙團結的事例很多,確實影響達成團結的政治及意識形態的狀況也很多。這些阻礙包括那些忽視或否認人類基本平等和尊嚴的政策或環境。其中我特別注意到以下幾點:

1. 排外的傾向使國家閉關自守,或導致政府訂定排外的法律,排斥僑居當地的外國人。

2. 以獨裁而不合理的方法封鎖邊界,使人們不能遷徒以改善環境,不能探親或與家人團圓,也不能與別人達到關懷與了解。

3. 鼓吹仇恨與猜忌的意識形態,種族的仇恨,宗教間的不相容和階級的分裂,或明或暗的存在於許多社會中。當權者若在內政和外交中產生了這些不和諧,種種偏見就會成為人類尊嚴的致命傷。且成為強大的反作用,助長了分裂、敵對、壓迫及戰爭。另一種不幸是恐怖主義,在過去一年中,恐怖主義給人類帶來了不少痛苦,也給社會帶來傷害。

  為解決以上的問題,團結便是良藥。倘若人類團結的要素建立於人類基本的平等,則任何抵觸人類尊嚴和違反人權的政策將為人們所唾棄。反之,任何政策或計劃如果提倡人類的團結合作,均應盡力促成。這種前驅性的計劃或政策,並非忽視實在的語言、種族、宗教、社會或文化的差異,也不否認在克服長期分歧和不義制度的過程中,存有重重困難。然而,這類計劃與政策雖微小,卻可大為提昇團結的要素。
  團結精神是一種願意與人交談的精神,它是建立在真理上,並且需要藉真理來發展。這種精神棄毀滅而追求建設;棄分裂而追求團結。因為這種團結精神是全人類共同所切望的,所以它可以有不同的形式,促進共同利益以及鼓勵雙邊談判。地區性協議,可以減輕緊張情勢;分享科技及分享可以避免災害或改善某一地區人民生活品質的資訊,也有助於團結精神的推展。

五、反省發展

  人類在共同努力建立團結的精神時,社會關切的需求至為重要。在二十年前,保祿六世在「民族發展通諭」所說的話,特別適用於今天。當時他清楚的看出社會問題乃世界性的問題〈參看「民族發展通諭」 3〉。他最先呼籲人類應注意,經濟發展本身並不足夠,社會需配合進步方可〈同上35〉。他尤其堅持認為發展必須是整體性的,亦即是包括每一個人的整體發展〈同上 14─ 21〉。他覺得完全的人文主義是完整的個人發展,使人用整個生命去接受真神─天主,因為只有天主能「賦予人類生命真正的意義」〈同上 42〉。如此的人文主義才是每個人應該追隨的目標。保祿六世說:「人的全面發展,若沒有人類的一致發展和團結精神配合,是不會成功的」。〈同上 43〉
  二十年後的今天,我要稱揚保祿六世的訓誨。他深奧的見解,特別是他對人類團結和發展的重視,到今天仍然正確有效,並能幫助我們面對現在的挑戰。

六、今日應用的方法

  當我們回應團結精神和人類發展運動的推動時,最首要及最基本的事實是,發展是「人」的問題,人就是真正發展的主角和目的,人類全面的發展就是所有發展計劃的最終目的,因為人類是一家。無論未來科技的發展如何,這一點並不改變:「人」是為改善其生活環境所作的一切的中心,在任何發展過程中,「人」是發展的主宰,而不是被動的受惠者。
  團結相關連的另一發展原則,就是要提昇真正能造福個人或社會的價值觀。僅在人們有需要時才援手救助是不夠的。我們還要協助他們去發掘一些價值,這些價值可使他們能建立新生活,在尊嚴與正義中取得合法的社會地位。所有人都有權利去追求與獲得真與善的事物,也該有權利去選擇提高生活的事物,而社會生活在道德上絕不是中立的,社會選擇的後果或會提升或會貶損社會中人們的至善。
  在發展的領域中,有一些宣稱無所謂價值的計劃,事實上,卻相反了生活的價值。一想到某些政府的方案,事實上是強迫社會或國家接受避孕或墮胎計劃,作為經濟成長的代價,我們就要清晰而有力的指出:這些計劃妨礙了人類一家的團結,因這些計劃否定了人類尊嚴及自由的價值。
  以選擇提昇生活的價值作自我發展的這項真理,亦可應用在社會發展。任何妨礙真正自由的事都會影響社會和社會制度的發展。剝削、恐嚇、暴力征服、社會各階層彼此排斥等,皆不可能接受且否定了人類團結的精神。這些行為,在社會內及國際間可能不幸的會有短期的成效;然而,這些情況存在愈久,愈會成為增加暴力和壓制的原因。不容許任何社會階層或任何國家有發展的途徑,只會導致沒有安全感及社會動盪不安,更引起仇恨與分裂,並摧毀了和平的希望。
  獲致整體發展的「團結」是在於維護每個人合理的自由及每一國家合法的安全。沒有「自由」與安全,發展的必要條件就不存在。不僅是個人,還有國家,都必須能參與那些影響他們的抉擇。國家必須有「自由」,才能確保它在國際間以平等地位成長與發展,而「自由」則有賴國與國之間的相互尊重。以犧牲別國的利益,謀求在經濟、軍事及政治上超越其他國家,會使「真正發展」及「真正和平」的希望渺茫。

七、團結與發展─和平之雙鑰

  基於這些原因,我提議今年想一想以「團結」及「發展」作為和平的鑰匙。為達到我們追求的目標,兩者皆屬必要。「團結」實際上是倫理道德方面的,因為涉及對人性的價值肯定,因此,在世界上的人類生活及國際關係方面,團結的含義也是倫理道德方面的。人性共同點的維繫需要彼此和諧相處及促進對彼此有利的事物,這些倫理道德的含意就是「團結是和平之鑰」的原因。
  依同樣的觀點,亦可闡述「發展」的意義。它不再僅是改進某種局勢或經濟情況的問題,「發展」根本就成為「和平」的問題,因為「發展」有助於為別人以及為全人類社會謀幸福。
  就真正團結而言,不會有因少數人利益而剝削別人或誤用發展計劃的危險;卻使「發展」成為關係人類一家每一成員並使他們更充實的過程。「團結」給了我們行為的倫理基礎,「發展」則成為兄弟之間的奉獻,因而彼此能在人類文化多樣性及互補的特質中活得更充實。由於這些動力,和諧的「秩序穩定」─真和平因而產生。「團結」及「發展」的確是和平之雙鑰。

八、現代的問題

  一九八七年一開始,世界就有不少很複雜的問題,而且似乎無從解決。不過,若我們相信人類一家的一體性,如果我們堅信和平是可能的,那我們對「團結」與「發展」乃和平雙鑰的省思,便能為這些嚴重的問題帶來曙光。
  如果每位有心人在評量及提供解決方法時,能認真的顧到這些倫理道德方面的考慮,則對許多開發中國家持續的外債問題,會有新的看法。這個問題包括了多方面:保護主義、原料價格、投資優先順序、尊重合約義務的同時亦考慮到負債國的內部情況。在團結中尋求促進穩定發展的方法,將使這問題各方面都獲得益處。
  關於科技方面,新而強力的分歧見於擁有科技和缺乏科技的雙方。這種不平等不會增進和平與和諧發展,反而增加了現存的不平等情況。如果「人」是發展的主題及發展的目標,則更慷慨的與科技落後國家共享實用的科技進步,誠屬「團結」所必須的倫理。同樣的,不讓科技落後的國家作為不安全實驗的測試地區,或作為有問題產品的傾銷場所,也是「團結」所必須的倫理。國際性的機構與各國在這幾方面的努力都非常顯著,而這些努力對和平的貢獻至為重大。
  對裁減軍備及發展的關係所作的討論指出:東西半球的緊張與南北半球的不平均,已嚴重的影響世界和平;而唯有在和平的世界中,所有民族及所有國家方能確保安全。明顯的可以看出:這樣的和平世界需要積極的共同合力去發展與去裁減軍備。所有國家無可避免的會受別國的貧困所影響;所有國家亦必然會因裁軍談判沒有結果而苦惱。我們亦不能忘記所謂的地區戰爭攫取了許多性命。所有國家對世界和平都負有責任,等到建立於武器上的「安全」為以人類一家大團結為基礎的「安全」所取代時,這種和平才得以確保。我再一次呼籲,請再盡力裁減武器到合理防衛的最低需要;請再盡力增加措施,幫助開發中國家建立自信心。唯有如此,世界各國才能生活於真正的團結中。
  另有一個威脅和平的因素,瀰漫全球,且腐蝕了社會的根基:家庭的瓦解。家庭乃社會的基本單位,「發展」能否存在,首先見諸於家庭。家庭如果健全,整個社會整體發展的可能性就很大;然而,情形往往不是如此。
  在許多社會中,家庭已成為次要的了。家庭由於不同方式的干擾而相對的變得不重要,且在國家裡得不到其需要的保護與支持。家庭有權利得到正當的途徑,俾使能成長及提供其成員茁壯的氣氛;然而,這些正當的途徑往往都被剝奪了。家庭破碎、為了生存而使家人離散、或家無片瓦以容身,這種種現象皆是道德衰落的跡象,也是社會對價值混淆不清的表徵。提供家庭得以發展的條件,俾使民族或國家能健全,這種措施很重要。對家庭有利的條件能促進社會與國家的和諧,連帶的亦會增進家庭與世界的和平。
  今天,我們在流浪街頭的年輕孩子身上看到他們的恐懼;我們在貧民區及大都市中發現一些孩子及青年物質匱乏,且對將來毫無希望。家庭結構的瓦解,骨肉乖離,尤其是年輕人,繼而就會有不良的後果:如吸毒、酗酒、短暫而無意義的性關係、備受剝削等。這些都瓦解了個人的發展,這種發展需藉人類一家的社會關切來促進的。關注別人,了解別人的希望與憂慮,就會察覺團結的意義。

九、對我們的挑戰

  和平已面臨危機,不同國家內部的和平,以及國與國之間的和平都已面臨危機〈參看「民族發展通諭」 55〉,教宗保祿六世二十年前就已經清楚地看出此種情況。在世界公義的需求以及達成世界和平的可能性之間,他看出二者之內在關係。「民族發展通諭」發表的那年,也正是每年一度的世界和平日之肇始,這決不是巧合。而我很高興的延續教宗保祿六世這項創舉。
  本年度反省的中心思想是:以團結與發展作為和平之籲。這種反省,教宗保祿六世早已表達過了。他曾說:「和平不能僅限於沒有戰爭的狀況,因為那只是軍力上的一種不安穩的平衡而已。不,和平是在對拿天主聖意的世界秩序的追求過程堙A逐漸建立起來的。而其含義則是人與人之間正義的一種更完美形式」〈同上 76〉。

十、信徒〈特別是基督徒〉的承諾

  我們所有信仰天主的人都深信,這種全人類所渴望的和諧的世界秩序,不能單靠人的努力而達成;雖然,我們的努力是不可或缺的。這種和平─個人的和平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和平,必須同時透過祈禱與默想來追求。在這樣說的同時,我想到不久以前在亞西西世界和平祈禱日的深刻體驗。宗教領袖們、基督教會以及世界宗教及教會團體的代表們,在為和平的祈禱與默想中,對於「團結」精神,賦予一種生活上的表達方式。對每一位參與祈禱日的人,以及很多精神上與我們結合一起的人而言,這是一種明顯而可見的承諾。我們承諾追求和平、締造和平、盡我們最大力量,以最深切的團結精神,去建設一個正義而富於和平的社會〈參看聖詠七十二 07〉
  聖詠作者所描述的正義的君王,乃是對貧窮受難者廣施正義的人。「他將憐恤不幸和貧乏的群眾,並要救護窮苦貧病者的生命......。」〈聖詠七十二 13─ 14〉祈禱的時候,這些文句展露在我們面前,對和平─亞西西祈禱大會的標記─的渴望,成為所有信徒的動力,更特別的推動了基督徒。
  基督徒可以從聖詠中洞悉耶穌基督的真貌,祂給世界帶來和平,治癒受創傷受痛苦的人,向窮人傳報喜訊,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參看路加福音四 18〉耶穌基督是「我們的和平」,祂拆毀了阻隔的牆壁,就是雙方的仇恨,以成就和平。〈厄弗所書二 14〉締造和平的願望,可見於亞西西祈禱大會,而這願望亦鼓勵我們,對以後慶祝世界和平日的態度加以考慮。
  我們要肖似基督,我們以調解去締造和平,我們促進各民族各國家間的公義,與基督合作,為世界帶來和平。我們永不該忘記祂綜合人類團結所說的:「凡你們願意人給你們做的,你們也要照樣給人做」〈瑪竇福音七 12〉。若不遵守這誡命,身為基督徒的人就會發現自己製造了分裂,且有了過犯。這種過犯對所有的信徒及整個教會有嚴重的影響,也冒犯了上主─我們生命的創造者及我們生命的主宰。
  即使是與瑪利亞及若瑟隱居納匝肋的時期,耶穌所表現的仁慈與智慧也是我們的榜樣,是我們在家庭中與各成員的關係,我們與國家及世界的關係之榜樣。〈參看路加福音二 51〉耶穌在公開生活中以言以行服務別人,這提醒我們,人類一家的團結已徹底加深了。團結是一高遠的目標,此目標使人類為正義與和平付出的努力變得崇高。世人所週知的最終極的團結行動─耶穌基督為世人死於十字架上─為我們基督徒展開了跟隨基督的道路。如果我們求和平的工作完全有效,必在基督內分享。祂的死亡為所有世人帶來生命;祂戰勝死亡就是保證,保證了團結與發展所需的正義,會帶來永久的和平。
  但願基督徒接受耶穌為救主,能引導他們的努力;但願他們的祈禱支持他們,藉著以社會關切的精神發展各民族,而致力於和平。

十一、最後的呼籲

  就這樣我們邁向一九八七年,希望這是人性終於拋開以往歧見的一年,是人們全心尋求和平的一年。希望我這一篇文告提供一個機會,使每個人加深他們對人類一家團體的一體性之承諾;希望這文告能激勵我們,在整體發展中,為我們的弟兄謀求真的幸福。
  文告一開始我說明了:「團結」這主題是對每一個人說的。現在我重覆對各位的要求,我願意用下列的方式特別呼籲:

一、向所有政府領導人及對國際事務有責任的人士,我呼籲:為了確保和平,請加倍致力於個人及國家的整體發展。
二、向所有參加亞西西世界和平祈禱日的人士以及當時在精神上與我們結合一起的人士,我呼籲:我們要一齊為世界和平作見證。
三、向所有在旅途中及參與文化交流的人士,我呼籲:請你們作為相互更了解及更尊敬的有意義的媒介。
四、向世界上的青年人,我年輕的兄弟姊妹,我呼籲:用所有的方法,與各地的年輕人,在兄弟般的團結中推動新的和平盟約。

  對實行暴力與恐怖主義的人士我也想說,請你們聽聽,一如以往我再次懇求你們,請放棄以暴力來追求你的目標─即使目標本身是正義的;我懇求你們放棄殺戮及傷害無辜;我懇求你們停止損毀社會的基礎。暴力的方法不可能讓你們或任何人獲享真正的和平。你若願意,你仍能改變;你能證明你的人性及體認人類的團結。
  無論何地,不論何人,我向所有人士呼籲:認同每一個人為兄弟姊妹。使我們連結一體的因素遠多於使我們分裂的因素─這是共同的人性。
  和平常是上主的恩賜;可是也有賴於我們。和平的鑰匙就在我們掌握之中,是否要用來開啟所有的門,就全在於我們了!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八日發自梵蒂岡

 



收聽節目


直播


隨選即聽


Professional audio for rebroadcasting


教宗聲音


三鐘經

教宗接見


上一頁  上一頁
首頁  首頁
向編輯部投書  向編輯部投書
top
top
All the contents on this site are copyrighted . Webmaster / Credits / Legal Conditions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