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廣播電台梵蒂岡廣播電台
梵蒂岡廣播電台  

類別


 
 愛德與關懷


  教會


  文化與社會


  梵蒂岡文獻


  大公合一運動


  家庭


  主教會議


  青年


  正義與和平


  政治


  宗教與對話


  科學與倫理


  教宗與聖座


  靈修生活



 
「救主之母」 

  第一部分 基督奧蹟中的瑪利亞
    一. 充滿恩寵者
    二. 那相信了的是有福的
    三. 看、你的母親

 第一部分 基督奧蹟中的瑪利亞言
一. 充滿恩寵者

7  「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天主和父受讚美,祂在天上,在基督內,以各種屬神的祝福,祝福了我們」(弗一3)。厄弗所書中的這幾句話,啟示天主父的永畯p劃,祂在基督內救贖人的計劃。這是普世的計劃,有關所有依天主的肖像和模樣造成的男人和女人(創一26)。有如大家都包括在天主「於起初」的創造工程中,大家也自永痟N包括在天主救恩的計劃中,此救恩在「時期一滿」在基督最後來臨時,要完全被啟示。事實上,天主祂是「我主耶穌基督之父」-這是同一書信中的第一句-「在創世之前,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為使我們在祂面前,成為聖潔無瑕的。祂又由於愛,按照自己旨意的決定,預定了我們藉著耶穌基督獲得義子的名份而歸於祂,為頌揚祂恩寵的光榮,這恩寵是祂在自己的愛子內賜於我們的;我們就是全憑天主豐厚的恩寵,在祂愛子內,藉祂愛子的血,獲得了救贖和罪過的赦免」(弗一4∼7)。

天主的救恩計劃-由於基督來臨完全啟示給了我們-是永琲滿C根據以上所引證書信以及其他保祿書信的訓導(如哥一12∼14;羅三24;迦三13;格後五18∼29),它也是永遠與基督相連的。它包括每一個人,但是特別為那位「女人」保留特殊地位,她是父將救恩工作托付予他者的母親○19。如梵二所說「她的倩影,在上主於我們元祖違命後所作的預許堙A已有預兆可尋」-根據創世紀三15。「同樣的,她就是那要懷孕生子的童女,她生一子名叫厄瑪努爾」-根據依撒意亞七14的話○20。這樣舊約準備此「時間一滿」,即天主「打發她的兒子、生於女人……使我們能成為義子」的時刻。天主子來到世界的事件記錄在路加和瑪竇福音的最初幾章內。

8  瑪利亞由於「天使預報」的事件,正式進入基督的奧蹟內。這是在納匝肋,在以色列歷史具體的情況之下發生的,以色列是首先接受天主許諾的民族。天使給童貞女說:「萬福,充滿恩寵者,主與你同在」(路一28)。瑪利亞「因這話驚惶不安,便思慮這樣的請安有什麼意思」(路一29):這幾句特殊的話有何意義,尤其是『充滿恩寵者』(KEOHARITOMENE)的意思○21。

假如我們要和瑪利亞一起默想這幾句話,尤其是「充滿恩寵者」一句,我們能在上面所引證的厄弗所書中,找到此段的意味深長的迴響。假如在天使預報之後,納匝肋的貞女被稱為「女人中受祝福的」(路一42),那是因為「天主父在天上,在基督內」,將此祝福充滿了我們。這是屬神的祝福,是為大家的,本身具有圓滿和普遍性(每一樣祝福)。它是從那在聖神內,將同體的子結合於父的愛所流露出的。同時,它是經由耶穌基督,直到世界末日,傾注給人類歷史所有人類的祝福。不過此祝福以特殊而又卓越的程度給予聖母:因為她受依撒伯爾的問候「你在婦女中是蒙祝福的」。

這雙重問候是由於在此「熙雍的女子」心靈上顯示了所有「恩寵的光榮」的事實,此恩寵「是父在其愛子內賜給我們的」。天使問候瑪利亞「充滿恩寵者」,他這樣稱呼她好像這是聖母的真名字。他沒有用世俗的本名:彌利安(即瑪利亞)而用此新名字「充滿恩寵者」來稱她。此名字有什麼意思?為何總領天使這樣稱納匝肋的童貞女呢?

在聖經語言中,「恩寵」是指特別的恩賜。依照新約,恩賜的源流是在於天主本身的聖三生活,天主是愛(若壹四8)。愛的果實就是厄弗所書信所說的「被選」。在天主方面,被選是永琲滷洃H意願,是經由在基督內分享天主自己的生命(伯後一4)而得救:是藉分享超性生命而得救。此永畬汗蝖A即人為天主所選的恩寵的效果,像是聖德的種子,或是天主所賜恩賜在心靈中流出的水泉,天主藉恩寵把生命和聖德給予被選的人。這樣完成了,即產生人「有了各種屬神的祝福」,就是「在基督內成了天主的義子女」,基督是天父永琲滿u愛子」。

當我們念到天使稱瑪利亞為「充滿恩寵者」,包含啟示和古代預許的福音文字,能使我們了解一切「在基督內屬神的祝福」中,這是特殊的「祝福」。在基督的奧蹟內,她甚至「在世界創造之前」就已臨在,因為她是父「選擇」作為祂的子降生中的母親。況且,子與父一齊選擇了她,永遠將她托付給聖德的聖神。瑪利亞以完全特殊而又出色的方式,與基督相結合,同樣她在此「愛子內」永遠被愛,此與父同體的子,在祂內集中了一切「恩寵的光榮」同時,她是「天上恩賜」並且完全保持對此「天上恩賜」(參雅一17)開放。如大公會議所說,瑪利亞「突出於上主窮苦而謙卑的人中間,忠信期待並從主接受救恩」○22。

9  假如問候與「充滿恩寵者」的名字有這些意思,在天使的預報章句中,首先是指瑪利亞被選為天主子的母親。同時由於瑪利亞被選並指定為基督之母,「充滿恩寵者」是指聖母所享有的一切超性恩賜。假如此選擇為完成天主救人類的計劃是基本的,而且假如在基督內永琲瑪嚝隉A以及被召有義子的地位是每個人的命運,那麼瑪利亞的被選是完全異常而唯一的。如此她在基督奧蹟中的地位也是獨一無二的。

天使向她說:「瑪利亞,不要害怕,因為你在天主前獲得了寵幸。看,你將懷孕生子,並要給他起名叫耶穌。他將是偉大的,並被稱為至高者的兒子」(路一30-32)。而當童貞女因這特殊問候而感不安時,問說:「這事怎能成就,因為我沒有丈夫?」她從天使得到以上的話的肯定和解釋。佳播對她說:「聖神要臨於你,至高者的能力要庇蔭你,因此那將要誕生的孩子,將被稱為聖者,天主之子」(路一35)。

因此,天使預報是聖子降生奧蹟,在世完成伊始的啟示。天主將自己和其生命給人作救恩,是給所有造物但直接是給人,在降生奧蹟中達於極點。這的確是在人和宇宙的歷史中,賦予的最高恩寵:瑪利亞是「充滿恩寵者」,因為正是在她內,聖言的降生,即天主子與人性的二性結合得以完成。如大公會議所說,瑪利亞是「天主子的母親。因此而成為聖父特別寵愛的女兒、聖神的宮殿。為了這一特殊恩賜,她遠遠超出了天上人間所有的其他受造物」○23。

10 厄弗所人書在談到「恩寵的光榮」是「天主父……在祂愛子內賜給我們的」時,加上:「在祂愛子內,藉祂愛子的血,獲得了救贖」(弗一7)。根據教會隆重文件所表達的信仰,此「恩寵的光榮」是由於她「以更崇高的方法被救贖」○24而表達在天主之母身上。由于愛子的恩寵富裕的德能,由於祂的救贖功勞願成為瑪利亞之子,聖母免受原罪的承繼○25。這樣,從她受孕的伊始-即她存在的時刻-她就屬於基督,分享得救恩和聖化的恩寵,並分享那始於永生天父「愛子」的愛,聖子經由降生而成了她自己的子。那麼。藉聖神的德能,在恩寵是分享天主性體來說,瑪利亞從基督領受生命;從世上的生育來說:瑪利亞身為母親給予基督生命。禮儀毫不猶豫地稱她為「她造主的母親」○26,用但丁借聖伯納德的口所說的「你聖子的女兒」○27來頌揚她。既然瑪利亞接受此豐富的「新生命」,符合子對母親的愛,也符合天主之母的尊嚴,天使在預報時稱她為「充滿恩寵者」。
 
11 在至聖聖三救恩的計劃中,聖言降生的奧蹟,成了原罪之後,天主對人所作許諾的豐盛實踐,原罪之後,其後果壓抑著整個人類歷史(參創三15)。這樣,一個「子」來到世界,是「女人的種子」,他在一開始就粉碎罪惡:「他要踏碎蛇的頭」。從這「原始福音」我們看出女人之子的勝利,是在辛苦戰鬥之後,就是經由整個人類歷史。在創世就敘述的「仇敵」,在默示錄中予以肯定(它是教會與世界最終事件的書),書中出現「女人」的異兆,這次是「身披太陽」的(默十二1)。

瑪利亞,降生聖言的母親,是處在此仇敵的中心,而此仇敵的戰鬥是與世上人類歷史和救恩史並存的。在此中心,她本屬於「上主的弱者與貧窮者」,不像人類其他人員,在她內有父「在祂愛子內賜予我們的恩寵的光榮」,此恩寵決定了她整個人的出奇的偉大和美麗。瑪利亞在天主和整個人類前,保持著聖保祿書信中所說的天主揀選的不變標記:「祂在創世之前在基督內揀選了我們……預定我們-做祂的義子」(弗一4、5)。這種被選遠勝任何惡與罪的經驗,勝過那人類歷史的特色「仇敵」。在此歷史中,瑪利亞是確切希望的標記。

二、那相信了的是有福的

12 在報導天使預報降生後,路加聖史引領我們追隨納匝肋的童貞女走往「猶太的一座城」(路一39)。根據學者這座城是離耶路撒冷不遠,在山區的現代的阿英卡林。瑪利亞「急速」到來訪問她親戚依撒伯爾。她訪問表親是因為在天使預報時,佳播天使特別提起依撒伯爾,她雖年老,因天主的德能,與其夫匝加利亞懷了男胎:「你的親戚依撒伯爾,雖在老年卻懷了男胎,本月已六個月了,她本是素稱不生育的。因為在天主前,沒有不可能的事」(路一36-37)。天使把在依撒伯爾身上所發生的事說出來,為了答覆瑪利亞的問題:「這事怎麼能成,因為我沒有丈夫?」(路一34)這正是藉「至高者的德能」,就如發生在依撒伯爾身上,且有過之。

因此,瑪利亞受愛德的激勵,走去她表親的家。當瑪利亞進門時,依撤伯爾答覆聖母的問候,而感到胎兒在腹中跳躍,於是「充滿了聖神」大聲迎接聖母說:「在女人中你是蒙祝福的,你的胎兒也是蒙祝福的!」(參路一40-42)依撒伯爾的呼喊或歡呼,成了後來「聖母經」的一部分,與天使的問候一起,成了教會用得最多的經文之一。但是更有意義的是下面依撒伯爾的問句:「我主的母親駕臨這堙A這是我那裡得來的呢?」(路一43)。依撒伯爾為聖母作證:她承認並宣報站在她面前的是主的母親,默西亞的母親。依撒伯爾胎中懷的兒子也分享此見證:「胎兒在我腹中歡喜踴躍」(路一44)。這孩子是未來的洗者若翰,他將在約旦河指出耶穌是默西亞。

依撒伯爾問候的每一句話都充滿了意義,她最後幾句話更是重要:「那信了由上主傳於她的話必要完成的,是有福的」(路一45)○28。這些話與天使問候中的「充滿恩寵者的稱呼能連在一起。這兩句啟示聖母學的主要內涵,即有關瑪利亞確實參與基督的奧蹟,就是因為她「信了」。天使所稱「充滿恩寵者」意指天主本身的恩惠。依撤伯爾在聖母往見時所宣報的瑪利亞的信德,指出納匝肋的童貞女如何答覆了此一恩惠。

13 如大公會議所訓示「信德的服從」(羅十六26;參羅一5;格後十5∼6)應該給予啟示的天主,因這一服從人自由地把自己整個託付給天主」○29。此信仰的描述在聖母身上完全實現。那「決定性」的時刻是天使預報時,而依撒伯爾的話:「那信了的是有福的」主要也是指這一時刻○30。

事實上,在天使預報時,瑪利亞將自己完全托付給天主,「理智和意志完全順服」,對「經由天使向她說話的天主表示信德的服從」○31。她於是以整個她的人性的和女性的「我」答覆,而此信德的答覆包括與「引導她和助佑她的天主的恩寵」完全合作,對「經常用自己的恩惠使信仰完善」○32的聖神的行動,完全開放。

由天使報告給瑪利亞的生活天主之言涉及了她:「看,你將懷孕生子」(路一31)。因瑪利亞接受了這一預報,成了「主的母親」,而天主降生的奧蹟在她內要完成:「仁慈的父願意在聖子成人之前,先取得已被預定為母親者的同意」○33。而瑪利亞在聽了天使說的一切後,予以同意。她說:「看,我是上主的婢女;願照你的話成就於我吧」(路一38)。瑪利亞這句「爾旨承行」,在人性層次來說,為了天主奧蹟的完成是決定性的。這和聖子的話完全協調,依希伯來書,聖子來到世界時向父說:「犧牲與素祭,已非你所要,卻給我預備了一個身體……天主,我來是為承行你的旨意」(希十5∼7)。當瑪利亞說「願照你的話成就於我吧」時,聖子降生的奧蹟就完成了,在天主的計劃中由於聖母而使祂聖子的意願得以完成。

聖母以信德而作此答覆。因信德她把自己毫無保留地交付給天主,而且「完全把自己以上主婢女的身份,獻身於其聖子和祂的工作」○34。而此聖子-有如教父們所教授-是她在胎中懷孕祂前,已在心內懷孕:即在信德中○35!為此依撒伯爾稱讚得體:「那信了由上主傳於她的話必要完成的,是有福的」。這些話已經完成:納匝肋的瑪利亞,在依撒伯爾和匝加利亞家的門口,是以天主子母親的身份出現的。這是依撒伯爾的興奮的發現:「我主的母親駕臨我這堙v!

14 聖母的信德也可與亞巴郎的信德相比,聖保祿稱之為「我們信德之父」(參羅四12)。在天主救恩計劃的啟示中,亞巴郎的信德是舊約的開始;瑪利亞在天使預報時的信德中,揭開了新約的序幕。就如亞巴郎「在絕望中仍懷著希望而信了,因此成了萬民之父」(參羅四18),瑪利亞在天使預報時,一方面宣示她的童貞(「這怎麼成呢?因為我沒有丈夫」),同時相信藉至高者的德能,和聖神的能力,依天使的啟示,她能成為天主子的母親:「要誕生的孩子將被稱為聖者,天主之子」(路一35)。

不過,依撒伯爾所說「那信了的是有福的」,不僅應用於天使預報的特別時刻。的確天使報喜是聖母期待基督中的信德的顛峰時刻,可是也是她整個「走向天主旅程」她信仰旅程的出發點。而在此路上,以卓越而真正英雄式的方法-的確是信德的偉大勇氣-,她對天主啟示的話所表白的「服從」得以實行。在她整個的旅程中,聖母的「信德的服從」,與亞巴郎的信德意外地相似。就如天主子民的祖先一樣,瑪利亞在她身為女為母的「承行主旨」,是「在絕望中懷著希望」。尤其是在她旅程中的某些階段,「因她信了」而賜給她的祝福,將特別生動地得到啟示。信是把自己完全交付於生活天主聖言的真理之中,知道而又謙遜地承認「祂的決斷是多麼不可測量,祂的道路是多麼不可探察」(羅十一33)。瑪利亞由於至高者的永皕N願,可以說,站在天主的這些「不可測的決斷」和「不可探的道路」的中心,以極深的信德之光,完全與之附合,完全接受並順從天主計劃中所定的每一件事。

15 當瑪利亞在天使報喜時,聽到她要成為聖子的母親,並要給他起名叫耶穌-救主時,她也知道「上主天主要把他祖先達味的御座賜給他」,而且「他要為王統治雅各伯家,直到永遠,而他的王國沒有終結」(路一32-33)。整個以色列的希望,都在於此。那預許的默西亞是「偉大的」,天使也說「他是偉大的」-擁有至高者之子的名字,同時將繼承達味。因此,祂將為王,統治「雅各伯家」。瑪利亞是在她民族的這種期待中長大;在天使報喜時,她能猜想到天使的話的重要意義嗎?誰又能了解那個沒有終結的王國呢?

雖然藉信德她能在當時理會,她是「默西亞-國王」的母親,不過她回答說:「看,我是主的婢女,願照你的話成就於我吧」(路一38)。從一開始,瑪利亞就表白「信德的服從」,把自己置身於在天使報喜時所說話的意義,這些話是出自天主自己的。

16 後來,沿著這條「信德的服從」路線,瑪利亞聽到其他的話:西默盎在耶路撒冷聖殿所吐露的話。這是在耶穌誕生後四十天,當瑪利亞和若瑟依照梅瑟法律的規定「帶著孩子上耶路撒冷去獻給上主」(路二22)。耶穌是在極度貧窮的條件下誕生。我們從路加福音得知當時羅馬當局下令辦理登記,瑪利亞與若瑟來到伯利琚u在客棧中找不到地方」,她就在馬房生下她的兒子,「把祂躺在馬槽裡」(參路二7)。

一位正義而敬畏天主的人,名叫西默盎,在聖母信仰「旅程」的開始時出現。聖神啟示他的話(參路二25-27),肯定了天使報喜的真理。福音記述他雙臂接抱嬰孩,此孩子依天使的指示起名叫耶穌(參路二21)。西默盎的話指出了這名字的意義,即救主:「天主是救恩」。他轉向上主說:「因為我已目睹,你為萬民準備的救主,就是啟示列邦的光明,以色列子民的光榮」(路二30-32)。同時西默盎用以下的話向瑪利亞說:「看,這孩子已被建立,為使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和復起,並成為反對的記號,為叫許多人心中的思念顯露出來」;他加上一句直接對聖母說:「要有一把劍刺透你的心靈」(參路二34-35)。西默盎的話為聖母從天使所聽到的預報,加上新的光明:耶穌是救主,祂是「啟示列邦的光明」。聖誕後,當牧人來到馬房時,不就是如此顯露的嗎(參路二8∼20)?東方賢士來時,不是更清楚地顯示出來嗎(參瑪二1∼12)?不過同時,在救主的生命伊始,瑪利亞之子和聖子的母親本身將經歷西默盎所說:「反對的記號」這句話的真理(路二34)。西默盎的話好像是向聖母所作的第二次預報,因為是向聖母說出聖子為達成使命的實際歷史情況,即在不瞭解和痛苦中。此預報一方面肯定她對天主救恩承諾的應驗的信德,另一方面也向她啟示她信德的服從的生活是與受苦的救主一起受苦,而她的母性將是奧秘的和痛苦的。在東方賢士到來以後,在他們致敬(「他們俯伏朝拜了他」)並且奉獻了禮物後(參瑪二11),瑪利亞在若瑟的照顧下與嬰孩逃往埃及,因為「黑落德要找尋嬰孩,要把他殺掉」(參瑪二13)。直到黑落德死去,他們都留在埃及(參瑪二15)。

17 當聖家在黑落德死後回到了納匝肋,就開始冗長的隱居生活。她「信了由上主傳於她的話必要完成的」(路一45),日復一日地依這些話而生活。每天有「他起名叫耶穌」的兒子在她身旁;與祂在一起,她一定用此名字,因為事實上這個名字在以色列很普遍。不過,瑪利亞知道叫此名字的耶穌被天使稱為「至高者的兒子」(參路一32)。瑪利亞知道,她懷祂、生祂「沒有丈夫」,而是因聖神的德能,至高者的能力庇蔭了她(參路一35),就像在梅瑟和祖先的時代,雲彩揭示天主的臨在(參出廿四16;四十34∼35;列上八10∼12)。因此聖母知道她以童貞之身所生聖子,正是天使向她所說的「聖者」天主之子。

在耶穌於納匝肋家隱居生活的幾年之中,瑪利亞的生活也是經由信德「與基督一同藏在天主內」(參哥三3)。因為信德是與天主的奧蹟接觸。每天聖母不斷地與降生成人的天主的無上奧蹟接觸,此奧蹟超過舊約中所啟示的一切。自天使報喜起,童貞聖母的心思中開始了天主自我啟示的徹底「新穎」,並且意識到奧蹟。她是耶穌有一天所說的「小孩子」之一,祂說:「父啊……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給小孩子」(瑪十一25)。因為「除了父以外,沒有人認識子」(瑪十一27)。假如是這樣,瑪利亞如何「認識子呢」?當然她不會像天父那樣認識子;不過她是天父「所選擇作啟示的」第一人(參瑪十一26∼27;格前二11)。如果是如此,從天使報喜起,子-只有父完全認識的,自永琲滿u今日」生了祂的(參詠二7)-啟示給了瑪利亞,祂的母親,她只是在信德內並經由信德,接觸到有關她兒子的真理!為此她是有福的,因為「她曾信了」,並繼續日復一日,在耶穌童年時代的一切考驗和逆境中相信,然後在納匝肋隱居生活的年代中,在耶穌「屬他們管轄」(路二15)時相信。祂不僅服從聖母,也服從若瑟,因為若瑟在民眾的眼堿O祂的父親;為此緣故,瑪利亞之子,為民眾視為「木匠的兒子」(瑪十三55)。

為此,這一位子的母親,留意到在天使報喜及以後幾件事中,告訴她的事,在她內銘刻著信仰的徹底的「新穎」:新約的開始。這是福音,喜樂的好消息的開始。不過,在此伊始,不難看出心情的特別沉重,用聖十字若望的話來說,連帶有某種「信仰的黑夜」,一層「面紗」,因此我人應接近無形的天主,並親密地生活在奧蹟中○36。這就是多年來瑪利亞,與其子的奧蹟親密地生活在一起,在「信仰的旅程」中邁進的方法,而耶穌則「在智慧……和在天主及人前的寵愛上,漸漸地增長」(路二52)。天主對祂的寵愛,在人眼媟U來愈明顯。第一個得發現基督的人是瑪利亞,她在納匝肋與若瑟居住在同一座房子內。

但是,當耶穌在聖殿內被找到時,祂母親問祂:「孩子,你為何這樣對待我們?」十二歲大的耶穌回答說:「你們不知道我應該在我父親家媔隉H」聖史接著說:「他們(瑪利亞和若瑟)不明白祂對他們所說的話」(路二48-50)。耶穌卻知道「除了父以外,沒有人認識子」(參瑪十一27);即使祂的母親,雖已完全得到祂是天主子的奧蹟的啟示,唯有靠信德才能與此奧蹟親密地生活。聖母與她的子在同一個屋頂下生活在一起,忠信地「與她的子結合在一起」,猶如大公會議所說的○37,她「在信仰的旅途上前進」。在基督公開生活中也是如此(參谷三21- 35),日復一日,在聖母身上應驗了,聖母訪親時,依撒伯爾所吐露的;「她信了的是有福的」。

18 當聖母站在其子的十字架旁時(參若十九25),此有福達到最高意義。大公會議說此事之發生「不無上主的安排」:由於「和她的獨子一起受了極大的痛苦,以慈母的心腸將自己和祂的犧牲聯繫起來,鍾愛地同意將親生的兒子奉獻為犧牲」,如此瑪利亞「忠實地保持了她和聖子之間的契合,直到十字架下」○38。這是由信德而生的契合-是與她在天使報喜接受啟示時相同的信德。在當時她也聽到了這些話:「祂將是偉大的……上主天主要把祂祖先達味的御座賜給祂,祂要為王統治雅格家,直到永遠,祂的王權沒有終結」(路一32-33)。

站在十字架下,依人性說,瑪利亞是以上這些話完全被否認的見證。在那木架上,她的子是以罪犯身份被懸著瀕臨死亡。「他受盡了侮辱,被人遺棄;他真是個苦人;他受盡了侮辱,因而我們不再尊敬他」:像是一個被打敗的人(參依五三3∼5)。瑪利亞所顯示的信德的服從,在天主「無法探測的決斷」前,是多麼偉大而又英勇!她如此毫無保留地「獻身於天主」,對於「其路是無法探察的」(參羅十一33)天主,她「給予理智和意志的完全信從」○39!在她靈魂上,恩寵的行動又是多麼有力,聖神的影響,光照和德能,又是多麼深入!

藉此信德,瑪利亞與自我空虛的基督,完美地結合。因為「基督雖具有天主的形體,卻沒有把與天主同等的地位,把持不捨,祂空虛自己,取了奴僕的形狀,生來與人相似」:即在加爾瓦略山「祂貶抑自己,服從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參斐二5∼8)。在十字架下,藉信德瑪利亞分擔此自我空虛令人可怕的奧蹟。這大約是人類歷史中,最深切的「信仰的KENOSIS」。藉信德聖母參與其聖子的死,祂救贖的死;但是與逃散的宗徒們的信德相比,聖母的信德更具啟發性。在加爾瓦略山,耶穌經由十字架,正式地證實了西默盎所預言的,祂是「反對的記號」。同時,在加爾瓦略山,也應驗了西默盎向聖母所說的話:「有一把利劍要刺透你的心靈」○40。

19 是的,實在「她信了的是有福的!」在天使報喜後依撒伯爾所說的這幾句話,在十字架下,似乎更有迴響,而其中所包含的力量更形深切。從十字架上,就是說從救贖奧蹟的核心,放射出那信仰的真福的展望。此追溯到創世之初,既然是分享基督-新亞當-的祭獻,多少成了原祖父母罪惡中不服從和不信的平衡。教父們如此訓導,尤其是聖依肋耐,教會憲章引證他說:「厄娃不服從的死結,由於瑪利亞的服從而解開;貞女厄娃因缺乏信心而所束縛的,因貞女瑪利亞的信心得以解開」○41。根據這與厄娃的比較,教父們-大公會議也說-稱瑪利亞為「生活者之母」,並經常說「由厄娃而死亡,由瑪利亞而生還」○42。

在「她信了的是有福的」這句話堙A我們因而能找到打開聖母內心的「鑰匙」,她當為天使稱為「充滿恩寵者」。假如由於「充滿恩寵者」,她永琣a臨在基督的奧蹟中,藉著信德,在她一生中,她成了完全分享此奧蹟的。她「在信仰的旅程中邁進」,同時她以知趣,但是直接而有效的方法,將基督的奧蹟呈現於人類。她還繼續這樣做。藉基督的奧蹟,她也臨在人類之中。這樣由於聖子的奧蹟,聖母的奧蹟也成了明顯的。

三、看,你的母親


20 路加福音起述「人群中有一個婦人高聲向耶穌說:懷過你的胎,及你所吮吸過的乳房,是有福的!」(路十一27)。這些話是讚美瑪利亞,身為耶穌肉體的母親。大約此婦女,本人不認識耶穌的母親;事實上,當耶穌開始默西亞的工作時,聖母沒有陪伴祂,卻還留在納匝肋。我人可以說,此不知名的婦人的話,把聖母從隱居生活中帶領了出來。

用這幾句話,耶穌童年的福音,在人群中,至少在一剎那之間傳了出來。這是聖母以懷孕耶穌、生育祂的母親的身份臨在的福音:那婦人在人群中提及的生養的母親。由於此母性,至高者之子(參路一32)耶穌,是真正的人子。祂和所有的人一樣,是「肉體」:祂是「成了血肉的聖言」(參若一14)。祂是聖母的血肉!○43

可是對那婦人稱讚祂肉體的母親是有福一事,耶穌意味深長地答說:「那聽天主的話而遵行的人,更是有福的」(路十一28)。祂願意叫人勿注意,僅有肉體關係的母性,而導引因聽和遵行天主的話,而發展的屬神的奧妙關係。

這種導向屬神價值幅度的改變,在對觀福音所述另一次耶穌的答覆中,更是明瞭。當人們告訴耶穌「祂的母親和兄弟,在外面等著要想見祂」時,祂答說:「凡聽天主的話而實行的,才是我的母親和我的兄弟」(參路八20-21)。瑪爾谷記述祂「環視他周圍坐著的人」說(谷三34),而瑪竇(十二49)說「伸出他的手指著自己的門徒」。

這些聲明與耶穌在十二歲走失三天,在耶路撒冷聖殿尋獲後,向瑪利亞和若瑟所作答覆相吻合。

現在,當耶穌離開納匝肋,在巴勒斯坦一帶開始祂公開的生活時,祂完全只「關心祂父親的事」(參路二49)。祂宣報王國:「天主的國」和「祂父親的事」,這為人類的一切,人類的關係,都加上了新的幅度和意義,因為這一切都與指派給每個人的目標和任務相關連。在此新幅度內,像「兄弟之誼」,與出自同系父母所產生的「血肉兄弟手足」的意義不同。「母性」也是如此,在天主的國的幅度中,以及天主自己的父性的領域內,有另一種意義。以路加所記述的話,耶穌正是宣講這種母性的新意義。

這樣是否耶穌與其肉身的母親疏遠嗎?是否祂願意讓聖母留在她自己所選擇的隱藏生活中?假如這些話正是這意思,我們還是要注意,耶穌向門徒們所說的新而不同的母性,特別是指聖母而言。瑪利亞豈不是第一個「聽天主的話而實行的」麼?那麼耶穌答覆那在人群中的婦人,所稱許的有福,豈不是首先正對聖母所說?無疑的,聖母值得稱為有福,因為她真正成了耶穌肉體的母親(「懷你的胎和所吸吮的乳房是有福的」),但是特別是因為她在天使報喜時,已經接受了天主的話,因為她信,她服從天主,而且因為她「保存」此話並「在她心中反覆思索」(參路一38、45;二19、51),並且她一生實行天主的話。如此,我們可以說,耶穌所宣告的有福,與此不知名的婦人所說的有福並不相背,雖然外表如此,反而與童貞聖母本人的有福相符,她只是稱自己是「主的婢女」(路一38)。假如真的是「萬世萬代要稱她有福」(參路一48),那麼可以說,那位不知名的婦人是第一個無意中,肯定聖母謝主曲中的先知性句子,而開始世世代代的謝主曲。

假如藉信德,瑪利亞成了天父因聖神的德能,使她生聖子,同時保持無損童貞,因此同一信德,她發現了也接受了,耶穌在救主使命中所啟示的母性的另一幅度。我們可以說,這種母性的幅度,從一開始就屬聖母所有,即從她聖子受孕和誕生之時起。從該時刻起,她就是「那信了的」。但她聖子的默西亞使命,在她的眼堜M心靈中逐漸明顯,她身為母親,對那母性的新幅度愈來愈開放,此幅度與其子都成了她的「一部分」。在一開始,她不是就說:「看,我是主的婢女,願照你的話成就於我吧」(路一38)?藉信德,瑪利亞繼續聽並思索此話,以「遠超人所能知道的」(弗三19)方法,使生活天主的自我啟示,越來越清楚。可以說身為母親的瑪利亞,成了她聖子的第一個「門徒」,是第一個耶穌叫他「跟隨我」的人,甚至早在召叫宗徒和別人之前(參若一43)。

21 從這一點看,若望福音敘述聖母在加納婚宴的一段特別動人。她是在耶穌公開生活開始時,以耶穌之母的身份出現:「在加里肋亞加納有婚宴,耶穌的母親在那堙F耶穌和祂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婚宴」(若二1∼2)。從經文看,似乎耶穌和其門徒被邀,是因為聖母在參加慶祝:聖子被請是由於聖母的關係。我們都很熟悉由於那邀請而所發生的事,耶穌所行的「奇蹟的開始」-變水為酒-促使聖史說耶穌「顯示了自己的光榮;祂的門徒就信從了祂」(若二11)。

瑪利亞是以耶穌母親的身份,在加里肋亞加納,以意味深長的方式,她對「奇蹟的開始」有了貢獻,此奇蹟啟示聖子默西亞的德能。我們念到「酒缺了,耶穌的母親向他說『他們沒有酒了』,耶穌回答說『女人,這對我和你有什麼關係?我的時刻還沒有到』」(若二3∼4)。在若望福音內,此「時刻」意指父所定的,聖子何時完成任務和受光榮的時刻(參若七30;八20;十二23、27;十三1;十七1;十九27)。即使耶穌給祂母親的答覆,聽來好似拒絕(尤其是看那生硬的聲明「我的時刻還沒有到」,比問句還生硬),不過瑪利亞轉向僕人們說:「他吩咐你們什麼,就做什麼」(若二5)。於是耶穌吩咐僕人們,將石缸灌滿水,水就變成了酒,比起先給婚禮賓客所用的酒更出色。

耶穌和祂母親之間的瞭解有多麼深刻?我們如何探索他們精誠團結的奧蹟呢?但事實深於雄辯。此一事件確實很清楚地描繪出,聖母母性的新幅度,新意義。她母性之有意義,不只是包含在耶穌的話中,也不單是在對觀福音所記述的不同插曲中(如路十一27∼28及八19∼21;瑪十二46∼50;谷三31∼35)。在這些經文中,耶穌主要是將從生育而產生的母性,與以天主國的幅度,依天主的父性的救恩範圍所有的「母性」(及「兄弟手足之情」)相比。另外在若望的經文中,加納事件的敘述,描繪出目前展示的,依精神而不是肉體而有的新母性,就是聖母對人類的關切,她支援他們的種種意願和需要。在加里肋亞加納,只是舉出了人類需求的具體一面,表面上看是小事不甚重要(「他們沒有酒了」)。但是有象徵性的價值:幫助人類的需要是表示,同時在基督救主使命和救恩的德能範圍內,帶來援助。其中有一中保:瑪利亞置身於她聖子和實際有需要和痛苦的人類之間。她作「中介」,就是她以中保而不是以外人身份行動,但是以母親的地位。她知道這樣的地位,她可以將人類的需要,指給她的聖子,事實上,她「有權」這樣做。她的中介是轉求性質:瑪利亞為人類「轉求」。此外,身為母親,她也希望聖子的默西亞德能得以彰顯,祂救人的德能本為幫助人類的不幸的,要使人從重壓著人生的不同型式和等級的罪惡中釋放出來。這正是依撒意亞先知預言默西亞時所說的,也就是耶穌在納匝肋同鄉前所引證的那段有名的章節:「向貧窮人宣報福音……宣告俘虜釋放,瞎子恢復視覺……」(參路四18)。

瑪利亞母親任務的另一個主要因素,是在她向僕人們所說的:「祂叫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這句話中。基督的母親成了她聖子意願的發言人,指出該做的那些事,為使默西亞的德能,得以彰顯。在加納,由於瑪利亞的轉求和僕人們的服從,耶穌開始祂的「時刻」。在加納,瑪利亞顯示是信耶穌的。她的信德引起了基督的第一個「靈蹟」,並且幫助激發門徒的信德。

22 因此,我們可以說,在若望福音這一段裡,找到有關聖母母性照顧的第一次彰顯。此一真理在梵二大公會議的訓導中也可找到。必須指出大公會議如何表示聖母的母性角色,與基督的中保是相關的。它說:「瑪利亞之為人類慈母的地位,絲毫不遮掩或削減基督為唯一中保的意義,反而顯出其力量」。因為「在天主與人之間的中保只有一個,即作為人的基督耶穌」(弟前二5)。瑪利亞母親的角色,依天主的心願是「出自基督的豐富功績:基於基督的中保身份,完全地屬於此身份,並從而汲取其全部力量」○44。就是以此意義,加納的插曲,提供我們聖母中保的第一手宣報,完全導向於基督,並且趨向於祂救世德能的啟示。

從若望的經句看,明示這種中保是母性的。就像大公會議所宣告:瑪利亞成了「我們聖寵領域內的母親」。此聖寵領域內的母性,出自她天主性的母性。因為她,由於天主上智的安排,是養育救世主的母親,瑪利亞成了「唯一至尊的伴侶,上主謙遜的婢女」,她「以服從、信德、希望和熾熱的愛,與救主合作,為重建人靈的超性生命」○45。而「此聖寵領域內的聖母的母性……將延續不斷,直到所有被選的人得到永福為止」○46。

23 假如若望對加納事件的描述,指出瑪利亞在基督救主行動開始時,慈愛的母性,那麼若望福音的另外一段,在救恩聖寵計劃的顛峰時刻,肯定了此母性;就是當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祭獻,祂逾越奧蹟完成之時。若望的敘述是簡明的:「在耶穌的十字架傍,站著祂的母親和祂母親的姊妹,還有克羅帕的妻子瑪利亞和瑪利亞瑪達納。耶穌看見母親,和祂所愛的門徒站在旁邊,就對她母親說:女人,看,妳的兒子!然後又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就從那時起,那門徒把她接到自己的家堙v(若十九25∼27)。

無疑地,在此我們看到聖子對祂母親的特別關懷,在那麼大的痛苦中,祂要離開母親。但是「基督十字架的遺言」意義更大。耶穌強調聖母與聖子之間新的關係,祂隆重地肯定,此關係的全部真理和事實。我們可以說,假如瑪利亞人性的母性已予描繪,現在清楚地予以申明並建立。這是從救主巴斯卦奧蹟的正式完成而脫穎而出。站在此奧蹟的中心-此涵蓋每個人和全人類的奧蹟-的基督的母親,被給予每個人和全人類,作為母親。站在十字架下的人是若望,「祂所愛的門徒」○47。但不是他一個人。依照傳承,大公會議毫不遲疑地稱瑪利亞是「基督之母和人類之母」:因為她作為亞當的後裔,也是人類的一分子……她確實是基督肢體的母親……因為她以愛的合作,使信友在教會內得以誕生」○48。

那麼,由信德所產生的「瑪利亞的新母性」,是「新」愛的果實,在十字架傍,由於她分享聖子救世之愛,而達到真正的成熟。

24 如此我們進入了完成原始福音所有許諾的中心:「女人的後裔要踏碎蛇的頭顱」(參創三15)。藉耶穌救世的死亡,祂從根上征服了罪和死亡的惡。很有意思的是祂從十字架上稱其母親為「女人」,祂向她說:「女人,看,妳的兒子!」在加納,祂也是這樣稱呼(參若二4)。我們怎麼能懷疑,尤其是在加爾瓦略山,這稱呼深入瑪利亞奧蹟的核心,並且指出她在整個救恩計劃中,所佔的唯一地位呢?有如大公會議所說,因瑪利亞「這位突出的西雍女子,於漫長的企待恩許後,時代終於來到,新的律法得以成立。當天主子由她取了人性時,這一切都發生了,因祂取人性的奧蹟,把人由罪惡中釋放出來」○49。

耶穌在十字架上所吐露的這些話,表示生基督者聖母的母性。在以若望所象徵和代表的教會內並經由教會而有了「新」的延續。這樣,她這位「充滿恩寵者」,為了成為基督的母親,而進入祂的奧蹟中,同時天主聖母,經由教會,以創世之初(創三15)及救恩史之末(默十二1)所說「女人」身份存留在那奧跡中。依照上智的永畯p劃,瑪利亞天主之母的母性,是要傾注在教會內的,有如傳承所指,依此傳承,瑪利亞「教會之母」的母性,是她天主子母性的反映和延伸○50。

根據大公會議,教會誕生和彰顯於世的時刻,使我們能一瞥瑪利亞母性的延續:「因為天主不願在基督派遣聖神以前,把人類得救的奧蹟,隆重地顯示出來,我們看到,宗徒們在聖神降臨日以前,『同一些婦女及耶穌的母親瑪利亞及他的弟兄們,同心合意地專務祈禱』(宗一14)。瑪利亞也以她的祈禱,求賜在天使報喜時庇蔭她的聖神恩寵」○51。

這樣,在救世的恩寵計劃中,導引出聖神的行動,在聖言降生成人和教會的誕生時刻之間,有唯一的一致性。把這兩個時刻連結的是瑪利亞:納匝肋的瑪利亞和耶路撒冷晚餐廳內的瑪利亞。在此兩地,她知趣而重要的臨在,指出了「從聖神誕生」的道路。如此,她以母親身份臨在於基督的奧蹟的人,由於聖子的意願和聖神的德能,也臨在於教會的奧蹟中。在教會內,她也繼續母親的臨在,有如從十字架上所說的:「女人,看,妳的兒子!」「看,妳的母親」。



收聽節目


直播


隨選即聽


Professional audio for rebroadcasting


教宗聲音


三鐘經

教宗接見


上一頁  上一頁
首頁  首頁
向編輯部投書  向編輯部投書
top
top
All the contents on this site are copyrighted . Webmaster / Credits / Legal Conditions
top
top